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碰瓷之王在线阅读 - 185.做戏不必做全套

185.做戏不必做全套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如果真是一个金丹期修士挨上,脑袋绝对会变成从楼上掉落的西瓜。

        可是颜开早就身形后退了一大步,站定身形就指着对方喝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汉子微微一愣:“你是谁?”

        颜开嬉笑道:“回去问你妈!”

        那汉子一脸懵逼茫然:“我妈怎么知道你是谁?”

        虽然明知道不对,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姐妹还是忍不住笑了。

        尽管很快就掩住了嘴巴,那汉子还是看到了,终于反应过来,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奶奶的,居然想当我爹!”

        “诶——乖儿子!”

        这一下,就连那另外的七个汉子冷漠的脸上都漾起一丝波澜,不过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一个不知好歹的金丹小子,哪怕背后有大势力撑腰,但是这顿打肯定是跑不了的。

        有人喊道:“黑老七,不要打死了!”

        “我只扒了他三层皮!”黑老七扬起大手向颜开的脸上抓去。

        他厌恶颜开的嘴贱,却更不喜欢颜开的帅脸。

        颜开再退一大步,瞪着无辜的双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大吼道:“儿子打老子了……儿子打老子了……

        黑老七更怒,猛地向前迈了一大步,抓脸手速度更快。

        可是拳头距离颜开的脸只有0.01公分,他保持了一个迈步攻击的姿势停住了。

        颜开哇哇大叫,声震云天:    ”反了……反了……蓬莱胜场的保安抢顾客的钱财了,蓬莱胜场的保安打人抢东西了……”

        “黑老七,你干嘛?让他闭嘴!”

        可是黑老七维持着那个姿势不言不动。

        “蓬莱胜场的保安抢顾客的钱财了,蓬莱胜场的保安打人抢东西了……”

        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姐妹一时间都呆住了。

        她们是看过颜开早前在蓬莱阁一楼那唯唯诺诺的傻帽表现的,也见过他跟嬴不笑谈判时候的随意淡然,更见过一路走来的随意洒脱,可是没见过颜开这样不要脸的嬉笑怒骂情形。

        明明是自己前去惹事,偏偏还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这真是妖神山裂玉谷出来的人?

        只怕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老油条也做不到这样收放自如的变脸绝技吧!

        可是她们没有看到那0.01公分,她们只知道自己陪着的贵客遭到了蓬莱胜场保安的毒打,还嚣张地不将拳头收回去。

        “将所见所闻都做好记录,务必保证他不受到任何伤害!”

        嬴不笑的话犹在耳边,嬴诗梦打了个寒颤,急忙上前,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横在身前,拦住其他已经看出端倪,正要上前的保镖,瞪眼怒道:“姜家的看门狗如此厉害了,居然连自己的主人都要咬一口了?”

        这是蓬莱胜场的金色卡片,据说只有7张,发给了除本家之外的七大家族,有持卡而至者如本家家主亲临的规定!

        这些保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他们知道本家私下根本没有把其他家族放在眼里,只当成来送钱的凯子,可是现在被人拿着卡片当面指责,还真不好反驳!

        毕竟现在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嬴诗梦面对剩下的七个保镖,嬴雨菲和嬴雪菲对角而立,三人将颜开保护在了中间。

        尽管她们元婴期的修为不够看,尽管她们也不知道人群里面已经乔装改扮的初一等人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可是她们这时候的气势却无敌。

        内心虽然悲哀和不甘,却也知道,如果能够这样死去,那可能是最好的人生了。

        颜开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围观人群,又看着身边视死如归的三女,有些悲哀,有些怜悯,也有些感动。

        他本来只是不忿这些保镖看起来牛逼轰轰的样子,想到当初姜普宁说自家的蓬莱胜场谁到了都会宾至如归,临时起意随便试试找点麻烦罢了。

        尽管心虚复杂,可是见嬴诗梦拿出一张会员卡之类的东西就震慑住了这群保镖,又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于是决定再添一把火。

        当下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大门口的正中间,大声吼道:

        “蓬莱胜场打人抢东西了!”

        “蓬莱胜场打人抢东西了!”

        “蓬莱胜场打人抢东西了!”

        “蓬莱胜场打……”

        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三女瞬间心如死灰,却又有一种奇特的怪异感觉。

        刚刚虽然是抱着必死之心对峙,但内心还是恐惧的,可现在不但恐惧已经消失,反而觉得自己必定能够活下去,还会活得好好的。

        这时候姜普宁刚好陪着三个老头子从里面出来,见有人堵在门口大喊大叫,神色不善地盯着一群保镖看了一眼,又侧身看到了颜开的样貌,冷喝道:“卖剑小子?你干什么?”

        他对颜开这个当初在蓬莱阁让自己吃瘪受屈的样貌印象太深了,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想办法去找麻烦,居然送上门来了。

        “……人抢东西了!”颜开早就知道姜普宁带着人出来了,却继续将后半句喊完了,才装作无限委屈地说道,“我听你说你们这里只要来了就会宾至如归,于是我找人借了点钱来玩……”

        说着话,颜开站起身,右手举起一枚金币,还故意将金币上反射的灯光照在姜普宁眼睛上:“我准备用这钱去将你赌场赢光……”

        “草,这是哪来的傻小子,失心疯了吧?”

        “什么失心疯,这是穷疯了!”

        “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啊!”

        “这好像是上午在蓬莱阁露面的那小子……”

        “他身边那三个美女是谁?好像是在保护他,可是那修为能够保护吗?”

        “说不定人家是扮猪吃虎,故意来找茬的呢?”

        “他要是扮猪吃虎,我直播倒立拉翔。”

        颜开将这些围观者的话听在耳朵里,却神色不必,盯着姜普宁,有些气氛地说道:“谁知道我带着钱来了,却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我才走到门口,你们的保镖居然打人抢东西!姜……尿……”

        一个尿字,吓得姜普宁一个哆嗦,急忙说道:“你可以称呼我姜长老!谁打人抢东西了?”

        当初在蓬莱阁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闹事,可是现在在自己的地盘上,却不愿意闹出一丝让人不喜的事来,何况他也猜到尿字后面肯定是“不湿”两个字。

        现在尿不湿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他可不能再让颜开嚷出来。

        姜普宁陪着的那三个老头子相互间本来隔得比较远,这时候也靠近了一些,用眼神交流着:

        “神光内蕴,应该是老怪物!”

        “不,我对骨龄有独特感悟,肯定不超过二十岁!”

        “不可能,二十岁的高手……”

        “我看就是金丹小子……”

        “金丹小子?难不成哪个保镖是自己把自己控制住了。”

        颜开扫了那三个老头子一眼,一指那个依然保持着迈步冲拳的黑老七,神情委屈悲愤:“就是那个保镖!”                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姐妹对视一眼,都明白颜开又在装傻充愣演戏了,却也不得不上前出面了,嬴诗梦亮着手里的卡片沉声道:“姜长老,夏神医是我们嬴家最尊贵的客人,刚刚我们三姐妹陪着夏神医来你们这里玩,可是你家保镖却阻拦不准进,夏神医去理论,却被他打了一拳,还抢了夏神医的东西,请姜长老给我们一个说法!”

        颜开的假身份虽然没有爆出来,可是发生在蓬莱阁后勤处的事情却早被有心人打听清楚了,其中姜普宁也是这有心人之一。

        他不认识嬴雨菲和嬴雪菲姐妹,却认识嬴诗梦这个嬴不笑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知道嬴诗梦代表的就是嬴不笑,而嬴不笑现在在与嬴不权的争斗中暂时占了上风,风头正劲。

        虽然只看了一眼那被控制的保镖就知道自己的人绝不可能像嬴诗梦所说打人抢东西,却因为顾忌颜开口无遮拦,更关键的是怕嬴家拿外敌转移内部矛盾。

        早前在蓬莱阁的事情就受到了家族的严厉警告,这时候眼见事情闹开,也就只得暂时忍气吞声了。

        意味莫名地看了颜开一眼,直接上前一巴掌将那被控制的保镖打到在地,打得他口鼻都冒出鲜血,眼见得活不成了,才冷冷地看着嬴诗梦说道:“嬴家可还满意?”

        嬴诗梦被姜普宁的狠辣惊呆了。

        她虽然是嬴不笑的心腹手下,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小侍女,最多管理一些侍女之间的事情,根本不是初一那样的真正的心腹死士,也根本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颜开却早就身形窜出,蹲在那只剩下一口气的保镖身边,取出一盒银针,快速扎了几次,然后站起身怒视着姜普宁说道:“怎么?想杀人灭口?这就是你们蓬莱胜场处理事情的处理方式?有我在,哪怕你把他挫骨扬灰我也要将他救活!”

        这一变故让姜普宁有些措手不及,而刚刚他陪同的那三个老头子在颜开出手救人的时候眼里满是不屑,可是等颜开几针下去,一个个却急吼吼地跑出来蹲在那保镖身边,神情激动莫名,一个一身员外衫的老头子喃喃道:“居然还可以用这种方法锁住破碎的丹田和识海,神医啊……”

        这个老头子是蓬莱仙岛最著名的神医见死不救狼千邪,而另外两个也是蓬莱仙岛有数的名医——鬼医寿无尽和魔医符三。

        他们都是姜普宁花了大价钱请来给自己看病的。

        寿无尽伸手死死捏住狼千邪的嘴巴,神情凶悍。

        可是一向与寿无尽不大对头的狼千邪却没有反抗,眼里反而流露出了歉意。

        三人又一起将目光看向颜开,那目光灼热,就犹如饕餮见到美食,色狼看到美女。

        姜普宁这时候已经回过神来,却又被狼千邪一句“神医啊”将刚到喉头的话压了回去。

        三大神医给他治病,最终只给出了一个慢慢调养的方子,想到先前在蓬莱阁的时候,颜开说的是“真要我在这里治”,现在想来,那肯定是手到病除,可能药都不需要。

        “是我鲁莽了!”姜普宁躬身道歉,“今天的事情夏神医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无有不同意!”

        够隐忍的啊!既然你要做戏,那我就陪你演一下吧!颜开装作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算了,我也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那就随随便便赔个万儿八千的吧!至于抢了我的东西,我自己拿回来就是!”

        他瞬间就摸到了姜普宁的心理,肯定是想自己先给他治病,然后让自己悄然消失在这个世上。

        其实他还是小看了姜普宁的狠辣,姜普宁所想的远远比这个狠辣得多。

        不过在眼前,姜普宁却含笑应道:“好,那就赔夏神医一万神石,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