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历史小说 - 我的师长冯天魁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自家兄弟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自家兄弟

        小鬼子何尝不是在骂娘。

        综合了所有情报,证实甫系川军死灰复燃的寺内寿一,拿起天皇配发的指挥刀,几乎把办公室所有的东西都批碎了。

        该死的刘湘,冯天魁,死都死了,还要炸尸。

        怎么还留下楚天舒,周小山这些混账,他们怎么不一起被炸死在鲁南。

        其实在华日军的情报部门早就收到了川军入缅的情报。

        只不过由于川军故意泄露消息,说是刘文辉部配合中央军出征。

        再加上川军派系林立,刘湘起家的21军也在南昌全军覆灭,王缵绪,王陵基出川的时候,都没有掀起太大波澜,杨森,郭汝栋部也沦为了炮灰。

        唯一让皇军不爽的川军空飞在三峡航道上一直在护航。

        一切的现象都似乎让皇军忘了那支让人恐惧的对手。

        支那派遣军司令部也一直没有太大重视。

        更别说上报大本营了。

        何尝想到,缅甸战场这个亏,吃的也太大了。

        第33师团一遭遇进攻,几个日军军官立刻上报,这绝不是一般的中国军队。

        德国,意大利迫击炮,m2重机枪精准打击皇军火力点。

        g98,汤姆森冲锋枪,交替掩护进攻。

        这是甫系川军,是皇军征服支那时候的头号大敌,他们的打法如同灵魂烙印印记在很多日军官兵心里。

        他们已经入缅了,战争一开始,就有大日本帝国的勇士认出来这个打法,叫喊着这是川军,刘湘的川军,如同恶魔的军队,让帝国的勇士士气全无。

        正面的一个师的番号和撤后一个师的番号不同,进攻手法如出一辙。

        第33师团遭遇了至少两个甫系川军师的进攻。

        一出手,就完全压制了皇军,太让人恐怖了。

        果然,南方方面军立刻让中国战场调集所有的情报。

        再次证实,饶国华,朱玲,楚天舒,还有那个据说策划了娘子关之战的周小山,也跟着邓锡候,刘文辉进入了缅甸战场。

        川军入缅的数量,不低于十万,犹如当初七七事变时候,出川抗战的场景。

        33师团师团长重伤,危在旦夕。

        在天皇陛下的亲自干预下,方面军做出了紧急的部署,营救第33师团,占领仁安羌。

        可是坏消息还是不断的传来。

        东线的第55.56师团,不仅要冒着缅甸的雨季在同古城外淋雨,他们还遭遇了中国军队的炮击。

        充分利用先发优势,得手以后立刻转移阵地。

        利用射程优势,一夜都让第56师团不得安宁。

        同古城外皇军的这场噩梦,犹如当初第十军在太湖西南的重演。

        刘湘,冯天魁留下的甫系川军,用这样一种高调的方式,仿佛对日本宣告,他们回来了。

        皇军在东南亚势如破竹的进攻,结束了。

        前线和司令部的各将领的噩梦也来了。

        皇军第33师团长重伤,命悬一线,跟他同样命悬一线的还有被川军打残了的33师团。

        山下被中国军队用工事重重包围,山上不足七天的口粮。

        别说第15军司令官饭岛祥二郎,就连寺内寿一都觉得他们死了比现在苟延残喘局面更好。

        如今却不得不救。

        可是援兵刚一派出。

        东线的同古外打响了。

        缅甸战局的被动,不止是一声叹息。

        如果不是为了石油,寺内寿一宁愿放弃对缅甸的进攻,犹如在中国境内,放弃对山东山区和安徽山区的进攻,为断绝滇缅公路的运输线,拿下来也得不偿失。

        断绝滇缅公路,中国人有其他的方式进行物资运输,

        可是四面出击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很难在牺牲三五个师团的情况下,再次覆灭训练有素的甫系川军。

        寺内寿一焦躁的在办公室权衡。

        缅甸战场已经成为了东南亚的焦点。

        只能赢,不能输。

        据说暹罗上下,都在等着这一仗的结果,皇军一旦战败,他们就会联络大米粒坚,控诉大日本帝国对他们的奴役,要求收回宣战的战书。

        而大日本帝国花大价钱培植起来的缅甸几股当地势力,肯定也会向盟军投降。

        甚至远征军一旦在缅甸站稳脚跟,就会向暹罗,马来半岛发起进攻。

        要知道甫系川军极不同于民国的中央军,他们的战术为进攻而设置,是充满攻击性的军队。

        缅甸战场一定不能输。

        寺内寿一强忍心中的呐喊,咒骂着阴魂不散的刘湘,冯天魁。

        埋头书写关于从关东军和支那派遣军调兵的计划。

        他还要面见天皇,说服他让帝国的勇士,在缅甸再次战胜这个可恶的对手。

        可是他还在书写的时候。

        楚天舒已经到了同古了,跟他一起到同古的,还有罗亮。

        罗亮有些庆幸,周小山把楚天舒发展成为了组织成员,百战余生的两人在同古城外抱在一起。

        还没有来得及彼此介绍这些年的经历。

        戴安澜,廖耀湘就从同古城里迎了出来。

        “楚师长来了,有人撑持大局了,我们两个都商量好了,只要楚师长同意,就发电报给远征军指挥部,我们两个师服从楚师长调度!”

        廖耀湘在永州读了一年多的陆大,真正跟楚天舒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也没有说上两句话,然后就忙于各自军务,可是廖耀湘对于川军训练方式采用的打法,远不如楚天舒熟悉。

        戴安澜参加过徐州会战,对楚天舒两袭大汶口的战果,过程,佩服到了骨子里。

        两人是心甘情愿的希望楚天舒调度三个师并肩作战。

        “我们是真诚的佩服楚师长的战绩,愿意服从楚师长命令,您就不要客气了!”

        “都是中国人,都是自家兄弟,好说,好说,我来给您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南洋自卫军第一纵队罗司令!”

        戴安澜和廖耀湘一愣。

        两人都爽朗的笑起来。

        “罗司令的作风,着实让人佩服,在川军空飞轰炸过后第一时间,闪击日寇命门,扭转了同古战局,飘然而去,还带走日军辎重,炮兵联队的缴获,在下甘拜下风!”

        “罗司令好比及时雨宋江,侠肝义胆,昨夜派炮兵雪中送炭,上次同古之战也有一大半都是罗司令的,今日你我兄弟再次并肩作战,对面的小鬼子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