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个精神病人的自述在线阅读 - 11 关于真相

11 关于真相

        11    关于真相

        我有点疑惑,为什么先知总说让我不要相信李玉?

        或许关于他的身份这点说谎了,但是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啊。

        还有,消灭怪物这件事确实危险,但是,这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

        我没有把先知的话放在心上。

        预知这种事情我是相信的,但是我想李玉不会拿有关世界安危的事情开玩笑。

        或许先知预知的不够全面吧。

        标本做好之后,先知兴奋的说:“我们可以进行第二个任务了。”

        “什么任务?”

        “当然是消灭更多的异类。”

        “好。”

        我爽快的答应,其实我早就想去了,但是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只能等着李玉。

        这次的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没有到市区就遇到了一个目标。

        和之前看到的寄生关系不同,它是独立的个体,那是一条花蛇,紧紧的缠在寄主身上。

        这条蛇又粗又长,几乎把寄主的全身都掩盖住。

        因为被怪物控制过,我本能的对这条蛇有点恐惧。

        “别担心,它不难对付。”

        我惊讶的看着李玉。

        “你想动手?”

        那可是条大蛇啊,先不说它能控制人,单是单独遇到都不好对付。

        而且,在自然界中,颜色越是鲜艳的毒性越大。

        花蛇身上五彩缤纷,明显是有毒的。

        “不。”

        李玉摇摇头,拍拍肩膀上的蝙蝠说:“这次看你的了。”

        说实在的,我都忽略蝙蝠了。

        自从李玉从地下室出来之后,蝙蝠就默不作声的,我常常会忘记它的存在。

        目送它从窗户飞出去,我有点怀疑,这能行吗?

        它虽然很聪明,但是对手是一条可能有毒的大蛇啊。

        蝙蝠很灵敏,它没有贸然动手,先是挑衅,大蛇不自觉的就跟着它的动作摆动。

        然后一点点的远离它的宿主。

        看蝙蝠迎韧有余的,我问:“是不是消灭宿主对蛇没有影响?”

        “对,不过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不会思考,没有思维,不会说话,甚至连吃饭之类的本能行为都会逐渐丧失。

        死亡是对他最好的恩赐。

        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我看好你,去解决他的痛苦吧。”

        李玉拿出一把刀,塞到了我手里。

        我没有迟疑,下车之后打不朝宿主走过去。

        远处的大蛇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想要返回来,确被蝙蝠挡住了去路。

        我解决宿主之后,扭头看去,大蛇同样被蝙蝠解决。

        任务圆满完成,我笑着走回去。

        李玉:“做的好,我们去找下一个。”

        可惜我们之后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找了一整天都没有第二个目标,最后只能失望的回去。

        经过这次行动,李玉对我更加放心了,不再盯着我,甚至肯让我单独出门。

        我没有想离开,第一,精神病院可能不想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继续待下去可能会有危险。

        第二,我更不能回家。

        世事无常,变数这东西谁也说出准。

        第一次独自出门,我就没能回去,因为我遇到了先知。

        在先知的解说下,我感觉事情更复杂了。

        我很茫然,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谁。

        在他的口中,我做的,我认为对的事情,其实全部都是错误的。

        我做的这些,除了李玉,没有帮到任何人。

        刚开始我是不愿意相信的,怪物是什么样的我再清楚不过了,消灭他们怎么可能是错误的?

        但是李玉很快就拿出了证据。

        他给我看了一个短片,短片讲的是人类的起源。

        现在默认的说法是,人类是由猿猴进化来的,这件事不能说是错的,也不能说是对的,因为这只是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

        其实所有的物种,都是有可能进化成人类的。

        相对的,人类也是可以继续进化的。

        那些有些怪异特点的人,其实就是进化了一半的人类,等他们进化成完全体之后,身上那些怪异的地方就会恢复正常,不过,要做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看完之后,我沉默了,这怎么可能?

        明明那些是怪物啊,怎么又变成进化了一半的人类了?

        还有,已经进化完成的……不就是那条花蛇吗?

        我沉默片刻,问:“之后呢?

        进化完全之后呢?

        他们会怎么样?”

        “拥有一部分该物种的能力,不过这是随机的,也有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得不到,那么还费那么大的劲做什么?”

        先知笑了笑,说:“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而且……就是进化者本身,都不一定知道自身的变化。

        毕竟能看到这种东西的人并不多。”

        “我还是有点,不信。”

        其实我已经信了大半了,怪物的事情,都是自己猜出来的。

        要不就是听李玉说,但是李玉并没有拿出什么证据。

        虽然先知也可以说是提前做好准备骗自己,但是自己真的值得他,大费周章的欺骗吗?

        “这种事情确实不好相信,不过……你要知道,李玉带着你消灭的进化者,在别人的眼里是正常的,也就是说……他在带着你,杀人。”

        这句话如警钟一般敲醒了我。

        一直以来的那种自豪感,准确的说是虚荣心,被彻底打破,露出了我不想面对的现实。

        那些人,并非完全是李玉动的手,我……也杀人了。

        还有,烂尾楼下面的地下室,那些怪物的标本,在普通人的眼里,不就是满屋子的人体标本吗?

        我首次感觉到了心怵,精神病人杀人不会被判刑,但是,杀人的数量一再增多,还能有离开精神病院的机会吗?

        还有自己的离开,虽然事实上是被李玉带走的,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是我救出了李玉,并且协同他一起离开。

        精神病院会用什么方法对待逃跑的病人?

        我有点不敢想象。

        想必关起来,绑起来都是正常的,我想我一定会被关进地下室。

        恐惧已经占据我的内心,我惊慌的开始想逃脱的办法。

        之前以为自己是在拯救世界,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想想,我可能真的躲不了太长时间了。

        最后消灭蝴蝶和毛虫的时候,有找偏僻的地方。

        但是一路上跟踪,在小区门口蹲守的事情,并没有隐藏。

        我哆哆嗦嗦的说:“要不……我去警察局?”

        对,我要去警察局,要找沈警察,要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我想他一定会相信我的。

        先知一把拉住我说:“现在已经晚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通缉了吗?”

        “通缉?”

        我已经被通缉了?

        已经晚了吗?

        我木木的看着先知,“那怎么办?”

        先知翻了个白眼说:“都说了不要相信李玉,要小心他,你倒好,竟然跟着他……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剩一个办法了。”

        我连忙问:“什么办法?”

        “躲。”

        “这能行吗?”

        如果要躲的话,得躲到什么时候?

        又能躲到哪里去?

        “那你说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要不我们举报李玉吧。”

        虽然我怕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那些标本足以说明一切,他一直在消灭进化者,如果先知说的是对的,那么李玉的行为就是杀人,不停的杀人,他是个连环杀人犯。

        “举报?

        你确定警察看到你,不会马上把你关起来吗?”

        “我们可以打电话。”

        我忽然想起自己并不知道沈警察的电话,至于为什么不打110,我想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他们。

        如果接电话的是进化者呢?

        还是一个“坏”的进化者呢?

        “要不,私下找警察?”

        我眼睛一亮,说:“对呀,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

        我们完全可以不去警察局,只要私下找沈警察,像他说明真相就可以了。”

        “沈警察?

        那是谁?”

        “是个好警察,我们可以相信他。”

        先知半信半疑的说:“那么,好吧。

        我会去找他的,但是你不能出去,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我摸清情况再带你去。”

        “好,谢谢你。”

        “不客气。”

        这时候我才有心情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一家小旅馆,环境比之前住的酒店差远了。

        房间也要小的多,没有沙发,没有电视,墙也不是很白。

        虽然有点不合适,我还是问:“你有没有组织?”

        先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摇了摇头,说:“没有。”

        太假了,不过我并没有生气,反而有点高兴。

        先知果然不会说谎,不过,这样正好,现在确定的一点是,先知所在的组织,和李玉所在的组织是对立的。

        而且,先知所在的组织明显穷了很多。

        光看这住宿条件就能说明很多事情。

        看着我不再问下去,先知松了口气,说:“我现在就要出去了,记住,千万不要离开这个房间。”

        “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毕竟自己也不想被抓到。

        先知出去之后,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就感觉很无聊。

        这一无聊,就开始想东想西的。

        先知我倒是不担心,主要是担心李玉。

        如果他发现我离开,不知道会怎么做,又或者先知非常顺利的找到了沈警察,那么李玉是不是就要被抓起来了?

        虽然他很讨厌,但是……好吧,并没有什么但是,他确实很讨厌,除了对同伴友善之外,我想不到他其他的好处。

        自己的离开,就意味着不再是他的同伴,也就是说,李玉不会再对自己友善。

        这么一想,其实出卖他一点都没有错。

        嗯,这是正确,并且正义的选择。

        先知很快就回来了,可惜他是单独回来的,我有点失望,还以为能旗开得胜。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

        先知没有卖关子,直接说:“好消息是,你说的沈警察正在外面找线索,并不在警察局。

        坏消息是,他带着其他人,并且马上就会找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