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个精神病人的自述在线阅读 - 第43章 43 关于蚯蚓

第43章 43 关于蚯蚓

        第43章    43    关于蚯蚓

        “醒醒。”

        “醒醒。”

        “啪!醒醒!”

        我是被巴掌拍醒的。

        “做什么!”

        我怒视张顺。

        不就是要求吃的好点吗?

        不给吃饭就不给吃饭,打人是几个意思!

        “快走。”

        “唉?”

        惊喜来的这么突然?

        做梦能改善伙食,睡醒真的能吃大餐?

        “还愣着做什么!快走!从东边走,不要拐路,等……我会去找你的。”

        说着,张顺把背包塞到了我的怀里。

        在他的催促下,我来不及细想。

        急匆匆的穿上鞋,抱着背包就跑了出去。

        天阳高高升起,我停下脚步,伸手抹一把汗。

        这样够远了吧?

        虽然我跑的慢,但是时间长啊。

        (跑的慢是因为没有吃饭,饿的。

        我感觉自己没有晕倒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换做其他三天没吃饭的人,不一定能跑这么长时间。

        )

        打开背包,里面竟然有两只烤好的兔腿。

        我拿出塑料袋,掏出烤兔腿啃了起来。

        对于一个饿了三天的人来说,这就是大餐。

        吃完一个,我舔舔嘴唇,还想吃。

        但是……我毅然拉上背包的拉链,还是给张顺留着吧。

        好歹人家是在保护我,把食物吃完不道德。

        歇了一会,我的体力非但没有恢复,反而感觉更累了。

        不过我知道,这不是休息的时候。

        如果张顺能对付还好,万一对付不了,现在休息的时间,就是争取活命的最后时间。

        我咬牙站了起来,跑是跑不动了,双腿都在打颤,但是走还是能坚持的。

        在我感觉越来越差的时候,听到了脚步声。

        我下意识的看看左右,草丛,很矮。

        树?

        哪有什么树,光秃秃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了,没有遮挡物,我现在肯定已经被发现了。

        我索性面对现实,转身看去。

        脚步的主人,是张顺!真好!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张顺有多么的可爱。

        我笑着朝他走过去,“嘭!”

        没等我走到他面前,他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

        “这是……哪?”

        “山洞的东边,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在张顺倒下之后,我才发现他的后背上有一条很长的血迹。

        他伤得很重,用清水帮他清洗伤口的时候,都没有醒过来。

        包扎完伤口,原本想背着他换个地方,确悲剧的发现……我根本背不动他。

        没办法,只能留在原地等他清醒。

        “有人追过来吗?”

        我摇头,然后问“你没有……”

        张顺:“我连伤都没有伤到他,更别说是解决。

        走,不能留在这里。”

        “可是,已经过去半天了,并没有人追来,还是留下休息一晚吧,你现在的身体……”

        张顺摸摸缠在胸前的布条说:“我没事,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没有再说什么,身体是他自己的,既然他自己都说没事,我又有什么理由让他留下呢?

        走出一段距离,张顺就喘起了粗气。

        我说:“休息会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不用。”

        好吧,不用就不用,反正我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

        依然是在郊外,这次是一个破旧的小屋。

        屋子真的很简单,就是由四面墙组成的,甚至一边的墙都塌了一半。

        张顺走像小屋,我拉住他说:“等等,这里都这样了,你就不怕房子塌吗?”

        “不会塌的。”

        说着,他走了进去。

        我叹口气,安慰自己说,好歹这是个房子,比山洞好一点。

        里面空荡荡的,有很多灰尘,不过看上去似乎确实比外面要好一些。

        从外面看,这栋房子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里面就好多了。

        张顺在墙角的地方踩来踩去,最后蹲在地上开始叩砖。

        “需要帮忙吗?”

        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依然问。

        因为我知道,他会受伤,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

        如果没有我跟着,他不可能留下断后,更不可能受伤。

        “嗯。”

        上手之后,我才知道这些砖很容易就能拿出来,而且,砖头下面是木板,并不是想象中的土地。

        掀开木板,张顺说:“我先下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

        一会儿,下面亮起了光。

        张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下来吧。”

        下去之后,我问:“上面不用管吗?”

        “当然需要。”

        张顺看了我一眼说,你留下。

        他上去了有一会,从声音上判断,是在搬砖。

        然后,脚步声传来,再然后,是合上盖子的声音。

        “好了吗?”

        “差不多了。”

        张顺走下来之后,懒洋洋的躺到了床上。

        我响起他的伤口,连忙说:“快起来,别碰到伤口。”

        “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划了那么成一道口子。”

        张顺站了起来,伸手解开布条,然后脱掉上衣,背对我。

        他的背上,一片光滑,看不出一点受过伤的痕迹。

        但是取下的布条上,分明是有血迹存在的。

        这是……怎么回事?

        张顺:“看到了吧,我没事。”

        “怎么可能,你……”

        张顺反问:“你不是也一样吗?”

        “你是说,我受伤之后,伤口也会快速恢复?”

        不是说改变的是我的眼睛吗?

        原来还附带了这样的功能?

        “不一样,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这是我的能力。”

        “真像玄幻电影,我估计是走错剧场了。”

        这其实是隔壁科幻,不,玄幻剧场吧!

        张顺:“面对现实没什么难的。”

        我伸手抹一把脸说:“我一定是在做梦。”

        改变什么的,是一早就知道的。

        但是这种能力,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张顺说:“就算断成两截,我都不会有事,不然我怎么会来……”

        “说的怎么那么像是蚯蚓。”

        断成两截,非但不会有事,还会长成两个不同的个体。

        这作弊的功能,还真能继承?

        “差不多。”

        “我就说不……等等,你说什么?”

        “我变异的路线,应该就是蚯蚓。”

        张顺看上去不怎么愉快,不过这也难怪。

        蚯蚓那种生物,是很不错,但是……软绵绵的,还特别喜欢在雨天过后结伴出来,确实不大讨人喜欢。

        我干笑两声说:“其实,也不错。

        我还见过老鼠,死了之后连人形都没有,直接变成老鼠。”

        张顺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被我安慰到的意思。

        不过我也不在意,他是蚯蚓这是事实,我总不能昧着良心说他其实是在做梦,睡醒了就会恢复正常。

        经过这件事,我和张顺的关系明显进了一些。

        这不是我单方面的认为,张顺确实对我放松了很多,甚至会主动说让我出去走走。

        虽然最主要的目的,是让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背包里的压缩饼干,香肠,还有几个罐头。

        东西不多,只能坚持几天,所以,我们需要补充粮食。

        首先猎枪不在身边,其次周围也没什么猎物,至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

        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就算是张顺也没有什么办法。

        终于,只剩下两袋压缩饼干了。

        张顺说:“今天出发。”

        “去哪?”

        我已经开始想念软绵绵的床,和明亮的房子了。

        自从跟着张顺,住的就是黑漆漆的地方,我很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住正常人住的地方。

        不过……我想到了蚯蚓。

        蚯蚓就是住在地底下的!我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很喜欢住在地下?”

        张顺:“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很明显不是吗?

        我们每次住的都是地下。”

        张顺:“如果可以选,我更希望住在正常的地方,只可惜……”

        “我们为什么不能住在正常的地方,住小旅馆不行吗?

        那种地方又不要身份证,而且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也多,更容易隐藏不是吗?”

        事实上,我对他总是往郊外跑的行为,非常不看好。

        不管是从以前的故事中,还是现在,他都把逃跑的思想贯彻到底。

        天知道如果他不跑,说不定还真很难被发现。

        毕竟还是人多的时候,有更多的人掩人耳目。

        而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把人找出来好吗?

        张顺:“网络,我们要远离网络。”

        “网络监视?”

        这句话让我惊讶了很长世间。

        这不是电影里存在的情节吗?

        真的有人能通网络监视人?

        张顺:“我变成两截都能活,多个能通过网络看到世界各地情况的人也不奇怪。”

        我伸手敲敲脑袋,“我想我在做梦。”

        张顺:“好了,现在梦醒了,可以出发了吗?”

        ——

        那是一个小镇,做小镇上的车,我们来到了更加偏远的村子。

        张顺站在村口说:“就是这里了。”

        一望无际的田野,还有……并不高大的建筑。

        甚至还有一些草房子,这里,确实够偏僻的。

        “这样就能避开网络了?”

        张顺:“不能,所以你要小心。”

        村子里的人并不好奇,我们进村之后,不管是路边坐着的人,还是玩耍的小孩,没有一个人对我们表示出好奇,上来询问的。

        张顺赞叹的说:“不错,这里的人就很识趣。”

        真心不知道他们好到哪去了,明明热情好客的更讨人喜欢。

        不过这次的待遇不错,住的是村子里最好的一栋房子,比村长家的都好。

        房子里面有生活过的迹象,这里有人住,或许可以说是,住在这里的人离开没多长时间。

        张顺说:“你选间房间。”

        这里的房间不少,但是有被褥的不多。

        我挑了一个向阳的,蚯蚓喜欢阴凉的地方,这地方,他估计不可能会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