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01

001

        郴县的处斩近来都是定在早上的,往日都是午时,如今改到了天明,即卯时;往日的死囚,除谋逆、‘决不侯时’者外,都是在秋后处斩的,而如今也没了这个说法。

        如今的死囚,月初判,月中死,月中判,月末死。判决上报到刑部之后,往往用不了十日便能得到核准。届时随便挑个日子处斩就可以了。

        若是天晴,便在街市口将头一斩——但毕竟是大辟之罪,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个‘枭首’的好下场。

        若是雨天,死刑也不会延时;若人犯家里舍得出一笔钱,倒是可以将处刑地改一改,由‘市’改到‘家’。

        如果钱更多些的话,那也可不用枭首,改处罄刑——在隐秘的地方将人犯绞死,比如家中。也可先毒死再绞,不过那也是要额外收钱的。

        总而言之,死刑的方法有很多,其中的门道也有很多。但不管何种门道,何种方法,人大抵都是要死的。

        虽也不是没有刀下留人、偷天换日、死里逃生的案例,那毕竟是少数。多数的死囚没那么好运,家里也没那么大的本事。

        就比如今天,刑场上侯斩的人齐齐跪了一排——总计二十五个,数目和最初上交刑部时的死刑犯名单数目无差,全都被刑部核准了。

        裴异是今次死刑的监斩官,他是郴县的县丞。

        县令为人慈悲,见不得血腥,沾不得因果。故而在裴异当上县丞以后,郴县的监斩官便都是由他来担任了。

        此时,代表着夜的月亮下去了,但代表着昼的太阳却还没有出,头顶只有乌蓝的天。

        刑场被白色的布围着,四周插着白色的旗。场中的火盆发出‘噼啪’炸响,绽放出青白的光,映照在死囚们的脸上。

        刑场外围的人不多,三三两两地站着,颈项都伸得很长很长,眼中也倒映着青白的光,直勾勾地盯着场中的死囚们。

        裴异的手中拿着一卷书,聚精会神地看着。他面前是一炷香,已快燃尽。死囚皆已验明正身,待时辰一到,便可处斩。

        “裴大人,时辰快到了。”

        一个穿着厚实甲胄,头戴铁盔的军士走到裴异身旁,低声提醒道。

        “咳,咳咳咳……”裴异清了清嗓子,放下手中书卷,看着面前的死囚,他们背对着裴异,正对着刑场外一条灰白的路,路上洒满了纸钱。

        “诸位可有甚么话是在死前想说的?”

        场下,二十五名身着和裴异身边军士相同甲胄,手持长刀的刽子手走到死囚们身旁,将他们口中塞着的布摘下。

        场中仍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人言语。死囚们跪在地上,脖颈前伸,麻木的双眼笔直看着地面。

        裴异也不尴尬,他手持一块火签令,做投掷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还未完全燃尽的香柱。

        “今,天和九年,八月四日。”裴异一边盯着香,嘴里一边念:“蓝山贼逆陶勇纠结同党,占山为寇,奸淫掳掠,罪大恶极。依我大楚律令……”

        “杀。”

        最后一点烟灰落地,裴异将手中火签令一丢,当令牌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刻,军士们手中的长刀也砍在了死囚们的脖颈上。

        随着死囚们的人头落地,刑场火盆中的火焰也在这一刻熄灭了。

        头顶的天依旧乌蓝,刑场中白色的布与旗依旧显眼,灰白的路在死囚们的无头尸体前方,也格外分明。

        围着刑场的人们颈项依旧伸得长,有的还踮着脚。他们围着刑场,如鬼似的徘徊。没有一人发声,也没有一人靠近那灰白的路。

        但太阳未出,眼中看到的景物总是不甚明了的。裴异看着刑场上整整齐齐,如麦子般倒伏的尸体,看着黑色的溪流在刑台上流淌。

        那血是深深的黑色,深得人心底发慌,深得将裴异的整个思绪都勾了进去。

        这不是裴异第一次主持死刑,也不是裴异主持的处斩人数最多的死刑,只不过是裴异这五年以来主持过的,大大小小的死刑里中等规模的一次而已。

        裴异的耳朵在作响,那是持续的蜂鸣声,在他的耳道里乱窜。他的视线先是红黑一片,但很快就堕入到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裴异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因为此时的他连‘思考‘也没有办法了。只是呆坐在那里,思绪是一片的虚无。

        蜂鸣声仍在耳内持续,声音愈来愈大。

        【你最喜欢的反派是什么?】

        那是一行白色的字,出现在黑色的虚无之中。而伴随着这行白色的字,裴异的‘时间‘终于恢复了流动。

        他猛地甩起了头,将耳鸣甩出耳朵,将黑暗甩出眼睛。这只花了他一秒钟多一点的时间。裴异重新抬起头,扫视四周。

        白色的布,白色的旗,火盆中燃烧着青白的火,刑场外围着伸长了颈项的人。刑台上,是二十五具伏尸,刑台下,是由刑台上流下的血堆成的红色水洼。

        太阳还是没有出来,因此那红色显得有些深,但也能看出那是红色。而非之前的黑色。

        【你最喜欢的反派是什么?】

        但裴异没能甩掉这行字,它依旧停留在裴异的眼前,颜色比之前淡了不少,不影响他看其他的东西。

        裴异面无表情地从位子上站起,手里捏着书,走下台阶,在两名军士的陪伴下,向着刑场外大步走去。

        裴异,郴县人士,天和三年的举人,年三十五,现任郴县县丞一职,八品。穿越者,穿越至今十五年,大学肄业没肄业证。

        裴异身高六尺五寸,即一米九五,相貌英俊。在大楚,当官是有长相要求的,至少得是五官端正,不然在当官这方面可能会有些影响。

        作为一个穿越者,还是肉身穿越,但是却一直没什么金手指,就是个身体格外强壮,相貌不错的普通人而已。

        因为说的话能被听懂,虽然只能被听懂部分。所以,在刚穿越的那会儿,他在那个村子的身份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大楚哪个地方来的、身上一丝不挂,长相出众的普通人罢了。

        这个世界的官话和他老家的普通话是比较像的,但比较像毕竟不是像,所以别人能听懂部分已经是很不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