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15 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015 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炮!!!”

        裴异猛地睁开眼,‘噌’地从床上坐起。

        床是家里的床,身上的衣服也是睡前穿的衣服。裴异环顾四周,环境更是已熟悉得不能再更熟悉的环境了,是他的卧室。

        卧室的大门紧闭,门外没有任何动静。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来进来,照在地上,这一点倒是和之前的那个未知卧室里一样的。

        不过,出现在此刻的裴异眼前的卧室,肯定是没有他刚刚所在的那个‘世界’里的卧室那样诡异的。

        裴异的听力很好,具体是普通人类的几倍就不用说了。反正只要他想的话,他是能在自己卧室里听到院中马厩里珍珠睡觉时的呼噜声的。

        而他也确实听到了,那没心没肺的家伙的呼噜声。裴异挪下床,起身走到卧室的窗户边,拉开窗户看向庭院。

        粗大的老树也在那里,但已经死了。

        那确实是给死人准备的地方,在院子里死掉的老树在那里变成了壮年,变成了它最鼎盛的状态。

        “那我呢?”

        裴异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陷入沉思:“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经验+17】

        “嗯?”

        突然,视线的边缘蹦出了一行字,刚好被裴异注意到,这让他一愣。

        他的记忆还是比较清楚的:当时他在那即将打开的大门前停下,用尽全力打出去了一发气功炮。

        当打出那发气功炮后,没有过太久,大概一两秒吧,裴异就睁开眼,回到了现世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一头雾水,满脸懵逼。

        不过,那时的裴异还没有认为自己真的已经回到了现实,直到系统突然蹦出来给了个经验获取提示,裴异才确信,他是真的回来了。

        【经验+17】

        击杀+2

        杀戮强者+25

        黑吃黑+5

        “什么玩意儿?”

        当裴异打开详细信息,看完记载的明细后,他又是一愣。

        “黑吃黑是什么玩意儿?”

        “之前的反派行为,现在的黑吃黑,到底什么意思啊?”

        击杀和击杀强者这两个裴异都能理解,毕竟那可是另一座郴县啊,如果不是他化身桃白白仗义出手的话,恐怕这一县的人都要死绝。

        救了一整个县城人的命,这也能算黑吃黑?这不好吧?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想到这儿的裴异连连摇头,“这应该是桃白白人物卡带来的效果,毕竟桃白白是反派嘛,而且金手指刚来的时候也问过我,我最喜欢的反派是什么……”

        “跟我应该没什么关系,肯定没什么关系。”

        念头通达的裴异很快就想通了,他重新抬起头,再次看了眼床外,看了看院子,又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月亮。

        天上月亮和他晚上睡觉前的时候一样近,但并没有像在那个地方的时候那样,遮住了整个天空。

        “啊……”裴异伸了个拦腰,打了个哈欠,重新关上窗户,卸下桃白白人物卡。回到他的床边,一头倒了下去。

        “看来确实是已经回……呼噜,呼……”

        【…………】

        在裴异睡觉的同时,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大人,阴极道人死了。”

        “倪泓出手了?”

        “不是,倪刺史今夜仍在郡城。”

        “那是谁?”

        “属下也不知。”

        “去查,就算找不到凶手,也要把阴极道人的尸体带回来。”

        “唯!”

        “…………”

        翌日

        “芜——湖——!”

        裴异坐在珍珠背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现在是早晨四点半,虽然昨天晚上被带去了个未知的地方,浪费了他一大堆时间,在回来后只睡了三个小时就天亮了,但对裴异来说,这点睡眠时间也已足够。

        因为要工作,所以裴异每天的衣服穿的都是一个款。

        他一共有十件公服,都是一个色儿一个纹,五十顶发冠,但平时只会戴上班能戴的那款。

        裴异是不洗衣服的,他衣服都给巷子口的周大娘洗。她洗衣服老干净了,裴异每月会支付给周大娘八百钱的报酬。

        在郴县,普通水平,不差也不好水平的糙米一斤价格是两钱左右,精米一斤五钱。若是在农业发达的地区,粮食的价格则更便宜。

        楚国这个地方,维持基础生存所需要的消费是很低的,一个人去酒店下一次馆子的价格也就五六十钱。只要不大手大脚,一个月一千钱就已经相当够用了。

        裴异一个月俸钱两金,三万钱呢。在郴县这个地方可是相当高的薪资水平,哪怕是在衍州的郡城那也是高收入人员,这还没算其他的各种福利呢。

        “大娘,早啊!”

        裴异坐在马上,朝不远处的周大娘打了个招呼。后者手里抱着个大盆,转过身来,很敬畏地向他躬下身。

        她的这个态度搞得裴异有点尴尬,身下的珍珠加快了步子,快速地超过了周大娘。

        在裴异彻底消失在周大娘的视线里以后,周大娘这才慢慢直起腰,继续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裴异是读书人,是入了品的朝廷命官,平民见了官,自然是要拜的。

        对于郴县的平民来说,裴异这位县丞还是很有“威名”的。因为自他上任后,郴县的死刑犯就越来越多了,而且都是由他来监斩。

        虽然这并不是他的原因,但也仍让他得了外号,被唤作:“裴阎王”

        一些人会在私底下这么称呼他,一是因为裴异经常出任监斩官。二是因为裴异负责的案子大都是死刑案。

        黄县令什么都好,就是太仁慈了,见不得血腥。所以在有死刑案的时候,都是交给裴异来审判的。他只负责上报刑部。

        黄县令是个很有本事的县令,很会赚钱,业务能力也很强,而且长袖善舞。每年有上官来这边考核的时候,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和那些上官们打成一片,若是年纪差的不大,甚至还能称兄道弟。

        可惜,多有能力的一个人啊,就这么死了。

        因为县衙里的人都死完了,所以现在县城当中的治安是由军队负责的,县衙里也全都是全副武装的军人。

        郴县附近的村子目前皇权还没有下乡,但裴异觉得也快了。因为县衙正好被屠戮一空,此时被军队临时接管,当地的豪族插不上手。

        第一步肯定是空降县官和小吏,牢牢把控住这座二十几万人的大县。然后再配合县外军队,将乡一级的国家行政人员推广下去。

        裴异目前是郴县的代理县令,负责县城的一切大小事物,倪校尉是他的助手。

        县令每月的俸钱是五金,郴县是个大县,所以县令的工资要比小县的县长高不少,足足比六百石,和倪校尉同级。

        可惜,裴异只是代县令,也不知道朝廷会不会按照黄县令的待遇给他发钱发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