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21 溅我一脸血(一)

021 溅我一脸血(一)

        “倪校尉,下官其实还是有些疑问的。”

        “是什么?”

        “为什么要突然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

        裴异并不关心黄家这次要死多少人,不过他倒是很好奇,为什么皇帝陛下突然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

        黄家只是一个州的顶级家族而已,比起他侍奉的裴家,以及与裴家相同等级的王李赵陈等楚国顶级豪门来……好吧,其实也不算差了,毕竟州已经是楚国最大的行政区划。

        这是裴异对黄家唯一好奇的地方,但很可惜,他的这个疑问并没有被倪校尉解答。

        “我也不知道。”

        这是倪校尉给出的答复,而裴异也很识趣地闭上了嘴,没有追问。

        一时间里,裴异吃饭的桌子上很安静,只有在裴异喝汤的时候,才发出了一点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默。

        “我吃完了,倪校尉。”裴异从位子上站起来,将两个盘子叠起,端在手上,朝仍坐在位子上的倪校尉打了个招呼。

        “嗯。”

        倪校尉点了点头,她之前刚在食堂里碰到裴异的时候,心情还是挺好的。结果在和裴异聊了一会儿之后,反而是自己把自己给整抑郁了。

        倪校尉是个不错的人,自她上任以来,郴县周围的匪患就减少了许多许多。

        这女人剿匪特别勤快,而且经常会组织营里的兵士们去乡下帮那些人力不足的村子的忙。很得那些村子里村民们的爱戴。

        裴异并没有在吃饭这件事情上耗费太长时间,他还没到一点钟就回到了刑场,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干起了他那枯燥乏味的念名单的活儿来。

        不管是在黄县令在的时候还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县里的死刑案虽然都是由他来宣判,也是有他来审,但死刑犯会不会真的就是死刑,那并不是他能下决断的。

        他只是个县丞,是辅佐县令大人的,可不能越俎代庖。

        而现在,虽然他成了县令,享有县令的一切权力。但县令也就是个六百石的六品官儿,而这次的案子可不是他一个县令就能插手的。

        “黄军侯,辛苦了。”

        裴异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朝一旁的黄军侯笑着点点头,对方也对他回以笑容。

        ‘审判’和处决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四点,虽然这几天一直得加班,但他下班倒是挺早,到了四点钟的时候就可以下班回去吃饭了。

        裴异也不知道为啥这种事情非得让他一个县官来干,按理说抓捕行动都是由军队负责的,那判死刑、执行死刑这种事情也一并让军队来做他不好吗?搞得他还得每天县里县外跑来跑去,忙死了。

        去年也是这样,连他妈的乱军俘虏被处死刑的时候他都得在场,就离谱。

        虽然他确实是郴县的监斩官,可那处死乱军又和他能扯得上个什么关系啊?

        当然,走程序嘛,裴异也能理解。但问题是去年的时候他额外做了那么多事情,忙得要死要活,可到头来也没见他每个月的俸钱和年底发的赏赐有什么变化啊。

        “妈的,今年可别又这样了。”

        裴异骑着珍珠,嘴里嘀咕着,走在郴县的大路上。

        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自己家,而是他常去的一间酒楼。

        大楚是有那种酒楼的,但很可惜,裴异身为朝廷命官,去不得那样的地方。

        裴异经常去的那家酒楼名叫‘早春楼’,以各种猪肉的做法闻名于县丞。在人口二十多万的郴县里开有三家连锁店,都是由主店老板的子女开的,主厨也都是他们。

        裴异最长去的早春楼是由主店老板大儿子开的那家,因为距离他的家最近,而且就他来看,大儿子的手艺也是最好的。

        因为裴异的身份,所以他是经常能吃到有大儿子亲手做的菜的。

        “裴大人!”

        当裴大人来到早春楼外的时候,店里的小二立刻就迎了上来,一脸关切地看着裴异,“您,您没事呀?真是老天保佑,保佑!”

        说完,小二便扭过头,看向店里,拖着长长的嗓子,喊到:“贵客一位——!”

        “裴大人,您里面请!”小儿一边护着裴异下马,一边牵过裴异手中的缰绳。

        “给。”裴异把手摸进衣服怀里,抓出一把钢镚,其实是铜板,朝小二的手中一放。

        一个钢镚也就一钱,虽然有一把,但数目实际上也不多,大概十几钱吧。反正对于裴异来说是不多的。

        “多谢大人!”

        摆了摆手,裴异走进店里。立刻,就又有一个女店小二就迎了上来,“裴大人,请上二楼雅间!”

        裴异看着这个生面孔,虽然长得不算很漂亮,但气质活泼,穿着整洁,身材也不错。

        待裴异在自己的雅间里坐好,点完菜后,不出意外,这位店小二也得了一把铜钱作为小费打赏。数额大概比门外的店小二要多那么几枚。

        不是因为裴异搞区别对待,他真的只是随手从物品仓库里‘抓’一把而已,抓多抓少全看一个缘字。

        女店小二屁颠屁颠地捧着菜单下去了,裴异端起店小二为他沏的一百零五度热茶,放到嘴边轻抿一口。

        “嚯,居然还有个漏网之鱼~”

        细微的声音传到了裴异耳朵。虽然这个位置说是‘二楼雅间’,但它并不是包厢,只是挨着二楼的围栏,可以看到外面的街景罢了。

        郴县是个很繁华的县城,夜里不行宵禁,是很热闹的。

        但现在并不是晚上,太阳都还没下山呢。酒楼里吃饭的客人也很少,就那么三两只,零零散散的。

        耳朵里继续传来那女人的声音,但裴异充耳不闻,继续喝着杯里热茶。

        说这话的是个女人,上来的时候裴异有扫过她一眼。

        女人长得英气漂亮,头戴男款发冠,身着一件青色圆领袍衫,外套一副银色鱼鳞短甲。与她一起的,是一位与她相似打扮,外貌儒雅,气质稳重的俊朗男子。

        “哼,上司前一天刚死,他第二天就带着官兵抄了上司的家,且将县中全部黄家宗族都押入大牢,好一个裴阎王!”

        “师妹!”

        一旁的男子轻轻呵斥了一声。

        “怕甚么,隔着这么远,他又听不到……”

        “师妹?”

        “切……”

        “裴大人!您的红烧蹄膀,请慢用~”

        这时,女店小二也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过来,“一共八根,十三斤二两八钱,皆是我家老板亲自下厨制作!若是您觉着味儿不对,只管说一声,我们立马给您换!”

        小二上来的时候还带了杆秤,一边说一边给裴异打秤,这是他们家的老传统了,示意没有缺斤少两,菜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您慢用!”

        小二将菜在裴异面前摆好,朝着裴异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继续去拿菜了。

        早春楼的菜,如果不是事先就有预约的话,虽然也能吃到店主亲手做的菜,但那都是提前做好了的,点了后热一热就能上来。

        虽然不会不新鲜,但对于讲究人来说,那肯定也是不行的。

        不过裴异不讲究,他只要菜上得快,口味也不错就行。他是这里的常客,店小二们自然也是知晓该怎么伺候的。

        “啧啧……”

        裴异举起筷子,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蹄膀大餐,咂了咂嘴。

        “裴大人,好雅兴。”

        他的筷子刚伸进盘子,耳边就又响起了一道的声音。裴异停下动作,抬起头来一看,好家伙。

        黄家耕耘郴县多年,除了死士家丁外,也豢养了数量众多的食客、门客,交好的独行武者以及宗派。

        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裴异并不意外。

        裴异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们,手上的筷子继续动起来,插起一根蹄膀,送到嘴边。

        “刷!”

        一道白光闪过,裴异面前的桌子被拦腰斩断。装着蹄膀的盘子掉在地上,摔个粉碎,里面的蹄膀滚得地上到处都是。

        一些油污溅到了裴异的玄色公服上,但还好,嘴边的蹄膀没掉。

        裴异的眼睛继续看着面前已拔剑出鞘的男人,嘴巴张开,咬下一口,还是一如既往地肉肥而不腻,味独一无二。

        这蹄膀,的确是出自早春楼老板之手。

        “呵,可是想死前做个饱死鬼,好上路?”

        裴异还是没回话,眼睛倒是没挪开,但嘴也没停下。

        他又啃了一口蹄膀,嚼几下,咽进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