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异界当监斩官在线阅读 - 026 劫法场

026 劫法场

        裴异第二天醒来的时间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早——四点钟起床,洗漱过后吃个早饭,然后去衙门办公。在衙门待几个小时后,就去县城外进行一个照本宣科的案件审判,走个过场。

        中午去县里的军营恰顿免费大餐,然后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回衙门继续当县令。

        今天县外又斩了一堆人,刑场里血光冲天,浓郁的怨气在刑场上空翻涌,宛如一条条黑色的大蛇。

        即使刑场中已经布了大阵,却也仍然很难在第一次时间就把这些怨气绞杀干净。

        “我要见裴大人!我要见裴大人!”

        裴异离开刑场的时候碰见了一个老人,他被两名军士拦着,伸出双手,朝着面前的裴异不停挥动。

        裴异认得这个老头,他是县里一个很有名的学堂先生。

        大楚的基础教育机构有两种,一种是传统的私塾,另一种则是新式学堂。学堂是近三百年前新出现的教育机构,类似前世的公立学校。学堂由国家开办,里面的老师也算是‘公务员’,是有编制的。

        眼前这个老头就是郴县两个学堂之一的平心学堂的老一位老先生,也是学堂的‘校长’。

        老先生姓李,名叫李格,六十多岁,头发花白。他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九,只比裴异少矮一点。

        “裴大人!”

        裴异停下了脚步,看着被两名实并驾着的李先生。“李先生何事?”

        “扑嗵—!”

        李格双腿一屈,对着裴异跪了下来。

        “裴大人!”

        郴县有不少值得尊重的人,这位李格便是其中之一。他天资聪颖,二十五岁时便考取进士功名。

        但是,这位老先生在考取了进士功名之后,却没有选择入朝为官。而是应了当时朝廷的号召,回到自己家乡,创办了郴县的第一间官家学堂。

        民学堂,是元鼎七年时由楚文宗提出,并推行的平民教育机构。学堂的特点是学费低廉,甚至可以免学费。学堂里教的东西是‘书文’和‘数理’这些基础的东西,即识文断字(语文国学)、术数格物(数学物理化学)。

        楚国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古代王朝’,而是一个玄幻世界的强盛帝制文明。在某些方面,楚国的‘科技水平’其实并不弱于裴异穿越前的现代社会。

        “李先生,这是为何呀?”

        虽然和这位李格并不相熟,但裴异对于这位将全部人生都奉献在了教书育人,为平民谋出路的老先生还是很尊敬的。

        在李格跪下后,他立刻便走上前,弯下腰想将老头扶起来,但这老头倔得很,如果裴异不用力的话,是不大可能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的。

        但用力的话,就可能会伤到这老头。所以,裴异也只能让他跪着了。

        李格是郴县最优秀的老师,在他执教的近四十年里,学生中出过两个进士,五个贡士,以及十个举人。以至于县里有钱人家的豪门都会将自家的子弟送到他的学堂里念书。

        李格自己也是开班的,他自己带两个班,上午一个下午一个,每个班里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正儿八经布衣出身的孩子,只有少部分是地方大族塞进来的贵公子。

        黄家的孩子是很少人到李格的学堂里念书的,因为黄家不需要。地方豪族有着自己的从仕途径,并不依赖科举。

        毕竟举人举人,最早不就是举荐制度下的产物么?

        这个刑场是专门用来处决黄家人的,按理说,李格应该是不需要来这里的呀?

        难道说他是看黄家的遭遇太惨了,想要给黄家求情?可去年城外处斩乱军的时候,也没见他跑到这边来求情啊?

        要知道那些被处斩的乱军里可是有无辜流民的,那可是李格最关心的群体。李格算是裴异穿越到这个世界后遇见过的,为数不多真正关心底层人民的人。

        这老头是真的地气,每年还会下到乡村里去开办‘义学’,给乡下的田地汉们扫盲,顺便看看乡村中有没有被埋没的好读书苗子,把他们带到学堂里来免费上学。

        “小老儿是为我,为我学堂的学生而来!”

        李格在面对着裴异的时候态度十分卑微,有着进士功名的他自然可以见官不拜,甚至裴异还得向他行礼。在郴县,李格的威望可比裴异这个代理县令高太多了。

        哪怕是之前的黄县令,在威望上也是不如这位李格的。

        “学生?”

        裴异皱了皱眉,“这里都是黄家的囚犯,哪来的平心学堂的学生?那黄家子弟似乎是不会去学堂上学的吧?”

        “小老儿学生名唤黄季,正是,正是这郴县黄家的子弟啊!”李格抬起头,看着裴异,眼眶泛红。

        “他,他不过是个旁系之子,生性纯良,又,又怎么可能涉及得到这黄家所犯的案…”

        “李先生。”

        李格的话被裴异打断,裴异看着这位一身粗布长衫,身材高大,跪在地上,仰头看着他的李先生,叹了口气,道:

        “这事儿您和我说,其实真的是没什么用,这可是涉及到万人的大案,而我不过是个八品代县令罢了。不过,您说的这位黄季,今年多大了?”

        “十,十四。大人。”

        “那死不了。”裴异弯下腰,再度将手搭在李格的肩膀上,“但我也只能这么和您说了,死应该是死不了的,还未到处斩年龄。”

        “那,那……”

        “打入贱籍。”裴异托着老者的肩膀,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您也看到了,这是个刑场。黄家的大多数人会是什么下场,我相信您心中也是清楚的。”

        “送李先生回县里吧。”裴异摆了摆手,转过身,不再与李格多说些什么。

        “唯。”

        “裴大人,裴大人!”

        裴异骑上军士牵过来的珍珠,翻身上马,在几名甲骑的护送下,很快就消失在了李格的视线当中。

        李格突然会来这个地方为自己的学生求情,这事儿其实也挺莫名其妙的。虽然裴异和李格不熟,但他也清楚,这老头虽然关心底层,为人正直善良,但他是很有理智的。

        就像去年,县外还只有灾民而没有乱军的时候,第一批出城救济灾民的人里就有他,其中出力最多的也是他。是真出力,而非沽名钓誉。

        这老头能力相当出色,当时城外的灾民秩序没有乱,每个人的救济餐里能多出点肉,也是因为有他在。

        不然以黄…咳咳,以城里那些恶商们的德行,灾民们喝的粥里能有几片菜叶子都算是很不错了。

        但后来,乱军来袭,部分无辜灾民被当做乱军一并抓捕处斩的时候,老头在那时却也没发什么声。

        李格做好事,而且做得很多,从不求回报,绝对能称得上“好人”这二字。

        但他也是很现实、理智的,知道有的事就算做了也是徒劳。所以,当某些注定的事情发生后,他也不会去做那些徒劳的无用功。

        但是今天,李格却跑来了刑场,为自己的学生求情。

        这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李格重感情,真的无法无视这次的事情。但裴异却始终都觉得怪怪的。

        其实他也说不出来为啥怪,但就是觉得不对劲。

        今天的珍珠身上披着一层厚厚的马铠,赤线缀黑甲,底饰红绒边,兼具美观与防御力。

        珍珠身上的马铠重达一百五十斤,甲片皆为比灰金还要高一档的玄蓝钢编织。

        不仅珍珠穿了甲,裴异今天也是穿了甲的,还不是贴身小背心,而是穿在他那厚大公服下的全身铁,只是没带头盔。

        为啥今天要穿这么厚?

        当然是害怕出意外了。

        “嗖!”

        一枚箭矢划破空气,带着尖锐镝鸣,精准地命中了裴异的心口。

        这不,说啥就来啥。

        这一箭的冲击力极为巨大,虽然箭只是刺破了裴异的官服,被里面的甲给挡住弹开了,但也让裴异差点被撞下了马…好吧,他已经顺势倒下去了。

        后倒,下马,穿甲的珍珠顺势跪下,挡在裴异身前,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快到看不清。

        裴异坐在珍珠身后,三下五除二摘下,也懒得包头了,从仓库摸出头盔戴上,把盾项往下一拉,护住整张脸。

        然后站起来。

        “有刺客!!”

        身边的甲骑也纷纷下马,坐骑和珍珠一样跪在地上,以裴异为中心,围成一圈,变成了一座座临时的塔盾。

        骑士们以身为墙,当在甲叠得比他们还厚的裴异面前,目光游动,寻找着那偷袭的敌人。

        求援焰火已在天上炸开,这里距刑场并不算太远,支援的兵士估计很快就到…

        “有人想劫刑场!!??”

        裴异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假意刺杀他裴异,引刑场派兵救援,然后主力进攻刑场?

        可倪校尉不是傻子,她本人肯定是不会过来的,只会让黄军候带部分人过来。

        而且在刑场拨人过来的同时,他们也会给军营发消息,让军营的部队过来刑场,严加防守。

        这么明显的声东击西战术,除非倪校尉是个脑瘫,不然是不可能上当的。

        对于劫法场一方的人而言,这种战术不会有任何意义,做只会平添伤亡。

        而如果他们真的有硬刚刑场守备军的能力,那也没必要用这种战术,直接硬打就行了。

        “轰!!!!”

        一声霹雳般的炸响自裴异身后响起,一行人猛地回过头——那是位于刑场的方向,此刻正向天空升起滚滚黑烟。

        “回刑场!!”

        裴异装上桃白白人物卡,一个弹射起步,朝着刑场的方向就“飞”了过去。

        “真他妈见鬼了!怎么我说什么就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