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最喜欢诡异了在线阅读 - 第一六四章 出发(6500,,求月票,求订阅)

第一六四章 出发(6500,,求月票,求订阅)

        鬼街。

        药铺正堂里面。

        小黑躺在木头架子上,吐着长长的舌头,两只狗眼望着木头房梁,直勾勾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呆呆的。

        旁边站着的几个人,都戴着防毒面具。

        小黑无力的躺倒着,脑袋上、鼻头上插着几根银针,看着身边的那几人,现在的它,心里什么想法也没有。

        不对,也不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是有那么点讨厌王道长了。

        虽说那时候它也闻到了屎味,但是那个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不是狗爱的那个味道。

        经历了这件事,它只觉得狗生有憾,无法弥补。

        也许,这会是狗子心里的一道创伤吧。

        毕竟它还顶了木头桩子老半天,清醒之后给它疼死了……

        母狗还没找到呢,可别就这么废了。

        就在这时候,何问之也来到了鬼街,走进了药铺。

        他看了眼在场的几人,其中包括韩雨萌跟黄晓烟还有韩雨洛这两个女鬼也在。

        同时,陈天奎跟李子儒都在。

        狗子听到了声音,也是缓缓扭过头来。

        刚刚见到了何问之,它本来还挺激动的,好歹是自己的主人,终于舍得来看自己了。

        听说主人去陪那个臭道士了,当时可把狗子给酸死了。

        现在主人终于回来了,它表示很开心,激动地扭过头,可是看到了戴着防毒面具的何问之,它突然又有些开心不起来了。

        狗子想哭,眼角都湿了。

        这可把韩雨萌给心疼坏了,抽出纸巾就给它抹眼泪。

        何问之看了一眼,拍了下狗子的脑袋,本来还想说什么吧,看它这个凄惨的样子,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口。

        这要放在平时,绝对会被何问之给一把抓着后颈给拎起来,然后再赏它一个脑瓜崩,让它别装模作样了。

        这狗子鸡贼的很,知道这里谁最心软,谁会护着它,只要有韩雨萌在,它就绝对会这样。

        不过这次它确实是受到了刺激,何问之也不好说什么,确确实实有点难为它了。

        伸手摸了摸小黑的脑袋,何问之说道:“等你好了就一定带你去找母狗。”

        小黑一听,顿时一个激灵,刚才还有些湿润、呆滞的双眼立刻就亮起了光。

        “李前辈,这狗的问题大不大?”何问之又问道。

        李子儒摇了摇头,说道:“问题倒是不大,也就是受了点刺激,嗅觉方面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恢复。”

        身为鬼医,李子儒倒也不是只会医治鬼怪,活人包括一些动物身上的小毛病,他也同样精通。

        钻研医道多年,他在这方面确实有不小的成就。

        而其中,最为出色的就是灵魂这方面,否则也配不上他这个鬼医的称号。

        听到对方的话,何问之心头一凛,忙问道:“不会有影响吧?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它以后还能正常生活吧?”

        “那倒是不会,毕竟这狗子体内有个冥器,本身也很特殊。”李子儒想了想,又说道:“问之小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狗子顺着气味去找到幕后凶手吧?

        这个方法确实挺好,但是你可别忘了狗子身上的这个味道,没个几天根本不可能消散干净。

        即便它现在的嗅觉完全恢复了,但它身上的气味还没有消散,那么它也还是会因此受到影响,根本无法发挥它该有的嗅觉特长。”

        一听这话,何问之点了点头。

        这倒说的也是,如果狗子身上就有浓浓的,挥之不去的气味,那么估计它自己闻到的都是这个味道,确实很难在去判断其他的东西。

        不过只要能恢复,并且不会留下后遗症就行。

        几天时间倒也不是不能等,就是不知道对方让【鬼婴】诞生又需要多少时间。

        何问之想了想,说道:“李前辈,之前我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倒是忘记跟你说了……

        这次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就是当初打伤了你们二位的缝制男人!”

        陈队长因为还在柳叶村善后,毕竟那边都已经死人了,加上想让【尸婴】诞生,对于女性的要求非常严苛,所以不排除缝制男人是否还有派出其他鬼物在春市各地寻找。

        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受害者,灵调局这边也是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在春市上下四处排查。

        何问之当时又是因为有事,来的快走的也快,就没有多说。

        因此,当时发生在柳叶村跟那个斜坡深涧的事情,还没有人通知镇魔司的这两位前辈。

        此时一听这话,李子儒的眼神微微一眯,陈天奎的脸上也充满了满满的不甘心。

        之前败在了缝制男人手上,陈天奎一直都在想着要怎么找回场子呢!

        这段时间,他虽然一直待在鬼街,但也没有闲下来过,而是不停的锻炼自己。

        之前就有何问之练桩功这件事,让他备受打击。

        后来练拳跟力量的掌控,何问之也是进步飞速,又是让他大跌眼镜。

        本来就已经开始有点怀疑自己了,现在又被缝制男人重创,陈天奎觉得,要是自己再不能证明一次自己,恐怕他真的要彻底丧失自信心了。

        李子儒虽然并平时没有说什么,但他对这件事也是耿耿于怀。

        他相信,只要对方没有那只【游光】境界的脚,他就一定能摆平对方。

        所以这些日子他也没有闲着,而是一直研究如何才能限制住缝制男人的那只脚。

        只是毕竟是【游光】境界,这才过去了七八天而已,倒是没能这么快就研究出对策来。

        看着两人脸上的表情,何问之掏出了之前跟缝制男人颤抖时候薅下来的那一簇头发。

        “两位前辈,不知道你们会不会那种手段?”何问之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就是那种,扎一个小人,然后把对方的头发放上去,然后用针扎他,用锤子砸他,又或者用火烧、再把他分尸……”

        何问之手上比划了几下,说道:“然后小人受到了哪种类型跟程度的伤,那个人就也会这样。”

        这种方法,何问之前世的时候在地球上见到过,大多都是从影视剧里面。

        好像是叫巫术、降头术什么的,具体的他也不记得了。

        听到这个说法,李子儒先是微微一愣,紧跟着也点了点头。

        不过他却是说:“知道倒是知道一些,不过那都是邪派的手段,我倒是不曾学过。”

        何问之又看了眼陈天奎。

        陈天奎则是说道:“你别看我,我只会砍人。”

        何问之:“……”

        本来他还想着,要是谁会这种方法,倒是不妨试上一试。

        即便是不能马上杀死缝制男人,但起码也能恶心他一下。

        他不是爱缝自己嘛,如果真能通过扯小人的肢体,同时把他的肢体也扯下来。

        那么完全可以把他先肢解一遍,然后再让他自己慢慢缝回去。

        尤其是那只【游光】境界的脚,也可以先卸下来。

        若是可以保存,那就好好留着,以后有事没事往自己身上砸几下,那属性点还不是蹭蹭往上涨?

        “小子,这么说,夜里你跟那个缝制男人交过手了?”陈天奎又忽然说道。

        “是。”何问之点头。

        当时大概是凌晨十一点多接近十二点的时候,而现在则是凌晨四点多,其实压根没过去多久。

        何问之这么着急过来,就是想着如果狗子没事,那就趁着天没亮,赶紧去找缝制男人。

        不过既然还要几天才能恢复,那就只能先等等了。

        “那他没用那只脚踹你?”陈天奎瞪大了眼睛说道。

        他上下看着何问之,只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何问之现在毫发无损,甚至还薅了缝制男人的头发,这尼玛就太离谱了吧?

        李子儒也是惊奇,毕竟当时他们二人联手都输了。

        看着他们的反应,何问之张了张嘴,想说实话,却又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因为,他确实被缝制男人给踹了一脚,而且那一脚踹在了他的胳膊上,骨头都被踹断了。

        不过也只有这一脚。

        缝制男人发现一脚没能取了这个燃烧着火焰的男人的性命,心里也是震惊不已,可他毕竟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能再耽误时间,所以一心要跑,没有丝毫恋战。

        不过说起来,当时那一脚也只是骨头断了,里面还碎了不少,并没有像陈天奎那样,胸口直接没了一大块,要不是他急忙运气护体,内脏估计都要没了。

        不过何问之的身体强度比陈天奎强,这一点是早就知道的,李子儒也都已经承认了。

        说起来,当时因为那一脚,何问之脑子里立刻就有提示音在狂响。

        骨密度、气血、阳火、臂力等等,一大串的名称疯狂出现,而且每一个都是加了四十点!

        这点数要说夸不夸张,其实已经很夸张了。

        这应该是自从获得这个金手指以来,单独一个属性获得的最高的一次。

        虽然一脚没有踹出来全属性增加,但也踹了个一大半出来。

        何问之心里当时还是很开心的。

        只是他还是觉得很奇怪,为啥只有四十点呢?

        这个点数不少,但是又感觉低了。

        因为……【恙鬼】就能提供三十点啊!

        那只脚不是【游光】境界吗?怎么也才只有区区四十点?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就提高了五点?

        后来经过何问之一番思索,觉得应该是缝制男人无法发挥出【游光】境界真正的实力,又或者因为那只是一只脚,而并非是完整的【游光】。

        如果是完整的【游光】,那一脚的威力接下来,说不定就不是骨折、骨碎那么简单。

        不过虽然当时手臂里的骨头碎了,但因为何问之超强的【自愈能力】,几个小时过去,现在都已经完全恢复。

        而且因为有【疼痛抗性】,所以骨碎的疼痛他还能忍,并不会影响他当时的战斗跟追击。

        所以在外人看来,何问之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当时何问之还出言挑衅了缝制男人,言辞激烈又轻浮,能骂的能嘲讽的都说了个遍。

        缝制男人那时候也有点不理解,这一脚是他踹的,实打实的感觉他很清楚,对方的骨头绝对碎了!

        可是为什么他还能笑的那么开心,脸上兴奋又狂热,这让缝制男人很懵逼。

        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要不是因为他不敢耽搁时间,就冲这表情,还有那样让他愤怒的挑衅话语,他绝对还会再来几脚。

        说起来何问之也气,他都嘲讽到那种程度了,这个缝制男人也是真的能忍,就是不肯回头再踢几脚。

        这让人非常的遗憾。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这货绝对有当忍者神龟的潜力。

        现在看着李子儒跟陈天奎的表情,何问之则是说道:“我也奇怪,那家伙儿当时就只会跑,不愿与我正面战斗,他那只脚速度又快,而且他还祸水东引,我为了救王道长跟小黑还有另外两人,最后还是让他给跑了……”

        两人先是无言,不过李子儒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应该是为了【鬼婴】……”李子儒皱着眉头,说道:“想要诞生出那种存在,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包括时间也是。”

        再多的李子儒也就没说了,具体的他也了解的不多。

        之后,何问之便带着韩雨萌跟黄晓烟还有韩雨洛回家。

        狗子因为还需要接受治疗,所以只能留在鬼街。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李子儒反倒是问了一句有关王道长的事情,这倒是让何问之有些好奇。

        “难不成老王家的祖上,跟镇魔司还有些关联?”何问之心里想着。

        按照刚才李子儒所说,如果他没判断错的话,陈天奎用的双板斧就跟当年王道长的爷爷颇有些关联。

        当初这对板斧到还没有多么夸张,不过后来自从上面被刻满了符文之后,威力就彻底不同了。

        而那些符文,就是当年的一位道长铭刻上去的。

        听到这个消息,何问之心里表示非常的震惊。

        因为爷爷都那么厉害了,可以将一样兵器改造的那么神奇,结果到了王道长这个孙子辈,就只能搞些小玩意儿?

        档次掉的有点大了。

        而且那些小玩意儿还挺离谱。

        何问之决定,改天找时间问问王道长,如果他真的是当年那位道长的孙子,那他这一脉还真的挺厉害的。

        毕竟按照李子儒当时的说法,那位道长的手段,怎么看都有点像是游戏里类似于附魔师,又或者铭文师这样的能力对吧?

        而且威力的提升还非常的大。

        仔细想想,王道长能把普通的石灰粉弄的那么神奇,倒还真有那么点相似了。

        …………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

        一眨眼的功夫,又是一个星期悄然而逝。

        柳叶村的那边的事情也早就弄好了,春市这边灵调局也在增派大量人手进行调查,最终也没有发现其他受害者。

        缝制男人这些日子里也没有再出来作妖,估计是因为找到了合适的母体,正躲在暗地里准备着后续的,为了让【鬼婴】顺利诞生出来的手段。

        因为春市里已经很少再有遇到鬼物出没了,何问之每天夜里则是拖家带口的,带着三女前往鬼街。

        他跟着陈天奎练武,然后让三女自己去玩。

        韩雨萌继续找那个圆脸小姐姐,黄晓烟则是在这里四处逛逛,跟那些鬼物交流下修炼心得。

        韩雨洛有事没事,就喜欢待在药铺里看李子儒捣鼓那些药材。

        李子儒倒也没有介意,甚至还问韩雨洛想不想学医。

        不过韩雨洛估计是出于不好意思,当时急忙摇着头表示自己肯定不行的,绝对没有这个天赋什么的。

        李子儒只是笑笑没有多说,然后就自顾自的干活,他也没有赶韩雨洛走,就让她留在那里慢慢看。

        何问之这边,经过了这些天的锻炼,他对于如何抓住当初的那种感觉也逐渐摸索到了一点门路。

        并且还在昨天夜里的时候成功的打出了一拳双响!

        那一次,他是一拳等于四拳,但那种感觉太难抓到了,经过了这些天跟陈天奎的训练,他现在只能在正常情况下做到一拳打出两拳的威力。

        不过火焰的威力还无法进行改善,突然打出来的一拳,紧随而来的乳白色火焰还是那些。

        伤害不是没有,反而还挺大的,但是他不满足。

        何问之心里一直期待着,若是能将那天的冲天火柱融入其中,那绝对有着十分强大的威力。

        要是现在成了,倒还可以用那个缝制男人来试一试。

        说不定,那样的一拳,可以抵得上【游光】的一脚,甚至是更大的威力。

        只是可惜那样狂暴且又大量的火柱,他除了那一次外,就没有再爆发过,或许还需要什么契机。

        这一天夜里,何问之同样还在鬼街跟陈天奎练武,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陈队长打来的。

        接通后,两人简短的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陈天奎有些好奇,问道:“小子,又有啥事?”

        “从北地石窟里出来的那个僵尸女孩,已经开始安排要来我们春市了。”

        “哦?就是我妹妹之前一直对付的那个秘境?”

        “是。”何问之点点头,问道:“陈前辈,你妹妹……”

        何问之顿了顿,他是觉得,陈天奎的妹妹都已经是【游光】境界的强者了,那么按照道理来说,他也该叫一声前辈的。

        可是她也姓陈,这里已经有一个陈前辈了,所以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总不能叫前辈妹妹,或者妹妹前辈吧?

        想来想去,何问之觉得干脆直接说“你妹妹”好了。

        “她最近有提过那边的具体事情吗?”

        “没有。”陈天奎摇头。

        僵尸女孩的事,之前也跟他们说过了,陈天奎好奇,就时不时的打电话骚扰自己的妹妹,结果一个电话都没接。

        后来几次打,还直接无法接通,他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骚扰多了,被妹妹给拉黑了。

        不过他要面子,所以这种事不会说出来。

        他只是说道:“最近她也忙,都没怎么接电话。害,反正那个僵尸女孩也要来了,等她来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咱们就别在这瞎操心了,哈哈!”

        陈天奎笑着,拍了拍何问之的肩膀。

        只是这表情看起来多少有点尴尬。

        “来啊!继续练武啊!”陈天奎为了避免尴尬,主动说道:“来来来,今天我们对练!”

        “嗯?”何问之眼神一亮,这货怎么突然肯对练了?

        之前练过几次,也不知道咋回事,陈天奎突然就不肯练了,后面不管何问之怎么说,他就是死活不答应。

        对练这种事,虽然比不上生死之间的战斗,但也绝对比单独自己一个人练要好很多。

        现在陈天奎突然提出来,何问之喜出望外,当即握着拳头,又扭了扭脖子,浑身的气势攀升,一股热气正在沸腾。

        “陈前辈,那这次你可别打一半就跑啊……”

        陈天奎脸色一变,脸上的横肉忍不住挑了挑。

        只听他说道:“臭小子,你干什么你!你快停下!这次不准运气,我们只拼招式!”

        何问之:“……”

        才刚燃起来呢,结果又熄灭了。

        他想了想,忍不住说道:“陈前辈,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怕输在我手里?”

        “你小子才练了多久,想赢我,你做梦呢你!”陈天奎两眼一瞪,抬头看起了月亮。

        就在这时候,韩雨洛轻飘飘的跑了过来。

        她先是礼貌的对着陈天奎行了一礼:“前辈好。”

        紧跟着,她就拉着何问之的衣角。

        “李前辈说,咱们家的狗子好了。”韩雨洛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看起来水灵灵的。

        “前辈还说,你要不要过去看看,那件事尽早解决的比较好。”她继续说着。

        “好!”何问之笑了笑,摸了摸韩雨洛的脑袋,又捏了捏她的脸。

        这小脸捏起来可真舒服。

        他脸上笑着,扭头就走。

        韩雨洛则是又对陈天奎说道:“陈前辈,李前辈说让你也过去。”

        “哦,好,我这就去。”陈天奎点头,拿起放在一边的双板斧,挂在腰间,整理好了之后,便也朝着药铺走去。

        药铺之中,狗子见到何问之进来,汪汪叫着。

        如今已经恢复了的它,觉得自己又可以展现猛狗雄风了,这叫唤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催促赶紧找母狗一样。

        何问之一把就给狗子拎了起来,笑道:“今晚你还要办一件事,办妥了回来给你找一窝!”

        “汪汪汪!”小黑大叫着,尾巴摇摆个不停。

        李子儒则是说道:“问之小友,今晚就要行动?”

        “自然。”何问之点头,一脸的正气。

        只听他肃然道:“那个缝制男人作恶多端,我早就想弄死他了!而且他手上绑架了一个女人作为母体,若是还来得及,兴许还能救出来!那个【鬼婴】也不能让他诞生,否则必将霍乱众生!”

        其实他多半就是为了属性点。

        一听这话,李子儒忍不住点头,他对何问之的态度跟正气非常的满意和钦佩。

        “好,你且稍等,我随你一起去。”李子儒又看着陈天奎:“你也去准备。”

        “是,哥哥!”陈天奎点头,立刻走进了后堂。

        何问之想了想,倒也没有拒绝。

        为了保险起见,避免被缝制男人给逃了,多两个【司夜使】境界的帮手倒也不错。

        虽然他们打不过缝制男人,但只要能堵路就行了。

        紧跟着,何问之又把黄晓烟给叫了过来,让她进到了香囊里。

        至于韩雨洛,则是留在了药铺陪着韩雨萌。

        不多时,李子儒跟陈天奎准备妥当。

        几人相视一眼,都是点了点头。

        “走!”

        “出发!”

        ------题外话------

        只有六千多字,唉……

        想日万的,但是时间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