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有人罩着

第十三章 有人罩着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承真的目光,八苦法师笑着摇了摇头:“那些都是人家瞎传的,我哪是什么天才啊?不过是比别人炁量大一点,用的熟练一点罢了。”

        “哈哈哈哈,瞧瞧,一个比一个会谦虚,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该有些朝气的,狂一点,未必不好啊,”窦乐笑了笑,说道。

        “窦叔说笑了,”李承真接过话茬,“我李承真命小福薄,能谨小慎微全了性命,就已是邀天之幸,又怎敢出头争先呢?”

        “这叫什么话?”窦乐摇了摇头,“阿承,别的不敢说,在这华东的一亩三分地上,有窦叔罩着你,只要不碰到红线,有什么难办的事,尽管来找我,窦叔我给你办。”

        “哎呦,那可得多谢窦叔关照了。”李承真客套说,面上表现的受宠若惊。

        李承真心里像明镜似的,虽说得了窦乐打的包票,但他要真拿着鸡毛当令箭,那这份交情可就真的吹了。

        窦乐对于他来说,是前辈,是长辈,真有事的话,那求人办事也要拿出求人办事的态度,要拿得好分寸。

        说句实话,他李承真和窦乐这点情分本就是建立在爷爷李鸿举身上的,更何况人死如灯灭,炁化清风肉化泥,这点情分更是显得脆弱不堪。

        但实际上它带来的隐形好处才是李承真看中的。

        别的不说,就今天窦乐这句话撂在这,那他就是在公司挂上了名号,日后再跟公司的人打交道了,对方就要看在这点情分上多少卖他几分面子,最起码要掂量掂量一个大区负责人的分量。

        当然,李承真也不相信罩着你这种话是一个大区负责人能轻易说出来的,看看在场的这几位骨干人物,窦乐这番话大概也有点收买人心的意思,不过大概只是捎带的。

        促使他说出这番话,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从和李承真见面的第一秒开始,通过对他的行走坐卧,谈吐,教养的评估,以确保他李承真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

        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当然,哪怕不小心看走眼了,对窦乐影响也不大,李承真知道分寸,那这就是情分,窦乐也乐意帮助这些年轻后生,若是李承真不知道分寸,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他知道什么是本分。

        就在李承真思考的同时,一道道地道的本帮菜被端上了桌,油爆河虾,八宝全鸭,虾子大乌参,草头圈子,清炒鳝糊,冰糖甲鱼,油酱毛蟹,锅烧河鳗,蟹粉虾仁……

        这可都是硬菜啊,老正兴两百多年的功夫菜,尤其是虾,前几年老正兴的油爆河虾可是被评为“天下第一虾”,力压一众虾兵蟹将,炒出来个个浓油赤酱,让人食指大动。

        “你们可别跟我客气啊,”窦乐见几人都还有些拘谨,笑着招呼众人“都动筷子,没那么多规矩,这是窦叔我私下和你们的交情,这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众人也笑了笑,开始用餐,气氛也热闹了起来,几人也开始分享一些趣闻乐事,李承真听的出神,也不插嘴,只是在恰当的时候送上一句恰到好处的“然后呢?”

        一场饭局下来,宾主尽欢。

        窦乐说下午还有工作,就拜托几人带着李承真在魔都本地好好见识一下风土民情。

        几人对李承真的印象也不错,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借着酒劲,拍着胸脯打包票,一定让李承真体会到地地道道的魔都风情。

        李承真也没有拒绝,半推半就就被他们拉走了。

        接下来几天,几人带着李承真在魔都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转悠了几天,也没去什么大名鼎鼎的外滩,东方明珠之类的,净是些老茶楼,老古玩店之类的有趣地方。

        李承真也借着这种机会从几人那里听来了不少异人界的消息,对异人界的认识也算是开拓了不少。

        就这样晃悠了一周,靳译那边来了工作,要出差,急急忙忙的和众人告了辞,就要离去。

        这次游玩也到此为止,李承真和三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也各自离开了。

        …………

        李承真在浦东找了个酒店,又缓了两天,再次来到了魔都的哪都通公司大楼。

        还是上次那位迎宾,不同的是,这次他李承真也不用坐在会客室等着,而是直接上到了公司顶楼,窦乐的办公室。

        “窦叔,忙呢,”李承真打过招呼了,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进了屋。

        “昂,阿承你来了,”窦乐正在处理一份文件,抬起头,顺手弹了一手烟灰,招呼李承真,“快,坐,跟窦叔这儿,没那么多规矩。”

        “免啦,窦叔,我今天来,是跟你告辞来了,”李承真摆了摆手,笑了笑。

        “怎么?窦叔我没招待好你?这才几天啊,就着急的要走?”窦乐笑了笑,打趣他道。

        “哪能啊?窦叔,您这不是损我吗?”李承真也笑了,“可不是您招待不周全,实不相瞒,小子这次出来啊,身上带着爷爷留下来的任务,这后续呀,还有好几位爷要拜会,上赶着给人家磕头去。”

        “唔,”窦乐点了点头,“既然是李叔交代的,那我也就不硬留你了,不过你这一路上啊,要是有什么事,可千万得给窦叔打电话,可甭想着怕麻烦人,就凭我和李叔这关系啊,你这大侄儿我要是不管啊,传出去,舌根子都能让人嚼烂喽。”

        “害,您话都撂这儿了,那侄儿可不跟您客气了,”李承真一拱手,“您甭说,眼下还真有点事儿,想麻烦麻烦您。”

        “恩?”窦乐手上的笔顿了一下,抬起了头,“有什么事儿?尽管说,窦叔听着呢。”

        “害,不算什么大事,”李承真顿了顿,“我就想问问,您这儿不是处理异人纠纷吗,有没有存着一些异人的尸首,完整一点的,最好是人死档案消的那种。”

        “要那玩意儿干什么?”窦乐愣了一下,有些疑惑,“阿承,你们家传的手段可也是有门道的,你可不能图快,去寻摸那些歪门邪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