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碧游村

第二十章 碧游村

        “归根结底他们都是人呐!”李承真摇了摇头,“你所说的“类”,也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根本不会因为身份的转变而消失,你看着普天之下的普通人,他们不照样有着身高,智商,财富等等一系列的差别吗?同样的道理在异人身上,他们也有资质高低的差别,所以这个世界是永远存在强弱对立的,这些你要打算怎么办?”

        “……”马仙洪皱了皱眉头,认真的思考着李承真的话,“承真兄弟,你可高看我马仙洪了,我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大上,我只是可怜那些道心生发却无能为力的普通人,他们来求我,我把他们转化为异人,没有那些复杂的东西。”

        “是吗?”李承真又摇了摇头,“马老哥,你还是不懂我想说什么,只要是人就肯定有贪念,有人可以克制,有人就不行,我们这些普通异人在修行时,都要经历难以想象的煎熬,而那些被转换的人,一朝得了力量,简直就像是飞来横财,剩下的,也只有挥霍了。”

        马仙洪的脸色微微变了。

        “我想都不用想,那些被转化来的普通人,一定是狂妄,傲慢,轻佻,不知天高地厚,对力量失去了敬畏之心,而你这碧游村又是来去自如,若是你转化的异人出去再造因果,你又该怎么办?”李承真冷笑一声,“马老哥,你还记得,封神演义原著中截教的下场吗?”

        “分崩离析……”马仙洪喃喃两声,似乎有些不能接受。

        “那你还记得截教失败的原因吗?”李承真又问。

        “弟子众多,良莠不齐,招惹因果……”马仙洪的脸色越来越差。

        “没错,”李承真叹了口气,“要说马老哥你呀,真的是太相信人性了,当然,我们的缘分也由此而来,但你这有教无类啊,从根上就走歪了,太过重视类的差别,而忽略了教的重要性,通过言传身教来改变一个人,那些先贤都未必能做到,何况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

        “……”

        马仙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那沉默了好久,李承真也不急,拿起筷子,吃着小菜,喝着小酒,就在那儿等着。

        良久,马仙洪才缓缓抬起了头。

        “承真兄弟,你这番话,真是让我受益良多呀,”马仙洪长出了一口气,“但我真的无法对那些道心生发的人们视而不见,看得到却得不到,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呀,我以后会更多的教导那些被转化的异人,带领他们修持静功,但是让我放弃转化异人,我做不到。”

        “哈?”李承真愣了一下,“马老哥,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放弃转化异人了?”

        马仙洪一下子宕机了,一脸的懵逼。

        “马老哥,没有人有资格去指点其他人的人生,”李承真笑了笑,“我刚刚只不过是把你所遇到的事情给你完完整整的剖析了出来,并没有指点之意,人一生要走的路,是自己选的,马老哥,你能坚持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功?这一切都看你的选择。”

        “……”马仙洪苦笑两声,举起面前的那杯酒灌了一口,“说到头,居然还是我着相了,承真兄弟,你说我是你的贵人,照眼前这么看来,你是我的贵人也说不定,这是我欠你的,你有什么需要吗,我马仙洪竭尽全力也要为你办到。”

        “不用竭尽全力,就是你擅长的,”李承真见鱼儿上钩,不仅没有当姜太公的乐趣,反而有种欺负老实人的罪恶感,“我这边有一件特殊的法器想要找你来帮忙,不知马老哥愿意否?”

        “当仁不让,”马仙洪一拱手,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自信,“不知承真兄弟要练什么样的法器?别的不敢说,在练器这方面我算得上是行家,对神机百炼来说,这天底下没什么不能练的东西。”

        “诺,”李承真把一直背在背上的特大号包裹扯了过来,缓缓的解开了包裹,露出了里面的白骨,“马老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

        李承真和马仙洪夜谈后,虽然没有加入碧游村,但也顺势在这村子里住下了。

        说真的,这村子是李承真迄今为止住过的,最适合修炼的地方了,所有人都日出而作,日落而做,暗合阴阳之理,契合天地大道。

        怪不得古代那些隐修的人士喜欢居住在深山里,有道是,山清水秀平意马,淡名薄利定心猿,种种妙处,不外如是。

        马仙洪给李承真介绍了,现今碧游村的四位上根器,分别是,毕渊,仇让,哈日查盖,张坤。

        都是熟面孔,不过李承真倒也真有些惊叹,这马仙洪是真的有运道,那十二位上根器,个个是人才,尤其是哈日查盖和刘五魁,都是正儿八经的天才。

        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李承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跟着马仙洪算是屈才了。

        李承真就这样在村子里住着,天天除了修行,溜达,早晨还要在山上嚎两嗓子,没办法,没有条件,做不得功课,只能这般将就了。

        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一个月。

        ……

        嘭!

        李承真和哈日查盖对了一掌,各自退了几步,李承真能清晰的感觉到手掌一阵发麻。

        乖乖,好重的力道。

        “可以呀,哈日!”李承真夸赞道,“只学过基础的练炁法门,居然就有如此力道,不愧是黄金家族的血脉,今儿可是给我开眼了。”

        “见笑了,李哥,”哈日查盖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要比原著里年轻一些,面对别人的夸赞,似乎有些扭捏。

        也难怪,别看哈日查盖面相长得凶,但实际上他今年才十九岁,在他小的时候,他的师傅传授了炼炁的法子,但却因为天赋异禀在和师傅的对练中,打败了师傅,师傅没说话,第二天便不知所踪。

        哈日查盖也不知道该练什么,只能日复一日的练着基本功,现在他这夸张的力量和速度也都建立在这上面,当然这更多是来自他的天赋,他那夸张的天赋也让哈日查盖有些膨胀了,认为天下异人也不过如此。

        他在考上大学后决定休学出去旅游,想要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功法,意外碰到了马仙洪,得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之后,便一直跟在老马身边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