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天之骄子

第二十一章 天之骄子

        “哪儿有什么见笑?”李承真摇了摇头,“不打了,我认输了,我不是哈日你的对手。”

        李承真倒没什么矫情,他也只比哈日查盖大两岁,而且这几年一心锤炼自己的性与命,也没有演神,打不过哈尔查盖这种天之骄子才是正常的。

        他没有那么玻璃心,毕竟王有王的才能,将有将的本事,他的手段发展还在后边呢。

        “嘿嘿,李哥,承让了,”哈日查盖憨厚的笑了笑,拱了拱手。

        围观的一群人看得津津有味。

        “李大师,您可甭灰心,哈日大师可是我们村里劲儿最大的人,他天天的锻炼项目,可是抱着村口那个大石磨来回折腾,哎呦,哈日大师那是这个,”旁边人群有人起哄,一边竖着大拇指一边朝里面喊。

        “是的嘞,能和哈日大师纠缠这么长时间,李大师您也是这个。”

        “哈哈哈,精彩,精彩……”

        …………

        “说的也没错,小李,你这功底打的也不错呀,”毕渊毕老爷子在旁边看的仔细,“只是我从头到尾没见你使手段,倒也看不出你的门路来。”

        “啥意思啊?李哥,你不是在跟我客气吧,”哈日查盖一听,也有些着急,“我哈日查盖耐揍的很,你可千万别跟我手下留情,你甭看我长得凶,我脾气好,不能跟李哥你急眼。”

        “害,你们想到哪儿去了?”李承真有些哭笑不得,看向哈日查盖,“先说好,可不是我跟你留手,不用手段,实在是我一时没手段可用,我啊,来自梨园,是一名倡优,练的手段叫做傩戏,一位前辈高人指点我,说让我先空出三年来打磨性命,所以我一直没有修习那些奇技淫巧,确实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没有瞧不起哈日你的意思。”

        “倡优?”哈日查盖有些懵逼的挠了挠头,眼神不由得飘向了毕老爷子。

        “倡优啊,你可以把它当成巫的一种,他们会盗取人们对神明的信仰之力,凝结成神格,达到一种类似于请神上身的效果,是一门相当不俗的手段,”毕老爷子见多识广,解答了哈日查盖的疑惑,又看向了李承真,“给小李你提这个意见的那位高人想必也是位老修行,给你的这指点应当是世代总结下来的真知灼见,性命是我等修行之人最根本的东西,这法子千金都不换。”

        “毕老爷子慧眼如炬,小子佩服,”李承真一发马屁送上。

        几人又开始闲聊,不过大多时候都是毕渊在说,两个人认真听着。

        这个老爷子的经历也是相当传奇,二豪杰之一的丁嶋安,还有后面的全性代掌门龚庆都是他的弟子,但他本人极其低调。

        用他的话说,他就是个平凡的人,唯一的乐趣是跟在那些不凡的年轻人身边,但他对自己又有清晰的认知,从不会因为身边人的优秀而自命不凡。

        他的见识极其广阔,很多奇闻异事,不经意间就讲了出来,李承真和哈日查盖听的认真,对这异人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

        一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承真兄弟!”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承真愣了一下,回过头,正是马仙洪。

        这家伙脸上有些灰暗,挂着相当浓重的黑眼圈,感觉有好几个晚上没睡觉了,这也太拼了吧,到底是实诚孩子,让李承真心里更是罪恶感满满。

        “承真兄弟!幸不辱命!”马仙洪一脸献宝似的,把一颗噬囊递给了李承真,“你要的东西就在里面,这绝对是我到现在为止做出的最好的法器,做完它让我感觉我又进步了,你选的材料太恰当了,思路也属实精妙,要我说,这神机百炼就该你学。”

        “得得得,我相信你的手艺,老马,不过你先赶紧去睡会儿吧,”李承真看着有些摇摇欲坠的马仙洪,生怕他死在自己跟前儿,“这神机百炼呀,我没兴趣,八奇技,取乱之术啊,我李承真命小福薄,担待不起啊。”

        “我好像记得之前你还跟我说,你灵觉高远,颇具福缘,”马仙洪瞥了李承真一眼,幽幽的说道。

        “咳咳咳,”李承真被他呛了一口,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马仙洪倒也没想为难他,不管李承真本来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的到来,给马仙洪提供了很多的新思路,马仙洪现在脑子里的想法激烈碰撞,简直就像是要炸一样。

        不过他知道现在自己的精神已经到极限了,必须得先休息,只能遗憾的把噬囊交给李承真,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间,倒头就睡。

        李承真看着手上小小的噬囊,总算到这一步了,这一个月可没白等,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李承真深吸一口气,运起了静功,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

        ………………

        李承真拿到想要的东西后,也没着急的走,又在这碧游村住了半个多月,不为别的,他是真的喜欢这碧游村的修行环境。

        每天没事干,还能和老马唠唠嗑,谈谈理念,谈谈梦想,谈谈人生,小日子那叫一个悠闲。

        不过李承真还是要走了,他还有对于自己来说更重要的事。

        终于在一天清晨,在马仙洪和几位上根器的送别下,李承真下了山

        ………………

        下了山的第一件事,李承真拨通了一个电话。

        “哎呦喂,老爷子,小子这边可给您请安了,”李承真一脸谄媚,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总之是毕恭毕敬的,“您老,身体还好呢?”

        另一边,夏柳青一脸无语的看着手机,心里摸不准这小子今天唱的是哪一出戏?

        莫不是贪功冒进,行差了炁,给脑子整坏了。

        “臭小子,你少跟老头子来这一出,”夏柳青眯了眯眼,“有屁快放,别跟爷爷我打马虎眼。”

        “哎呦,您瞧您说的,我这不关心您老嘛,”李承真憨厚的笑了笑,“算了,小子也不跟您老客套了,小子这边有点事,想麻烦您老,现在正搁贵州六盘水呢,不知道您方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