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夜宴

第四十九章 夜宴

        “运气好罢了,”李承真笑了笑,“我这手段和萨满教同出一脉,也算得上人家半个后辈弟马,否则就凭我这点微末道行,哪能入得了人家的眼呢。”

        “难说啊,”毕渊老爷子抬了抬眼,说道,“老头子我这鬼门针出自华佗一脉,与药王一脉的三通火针齐名,也学过一些望闻问切的观法,有些眼力劲儿,小李你这次回来,整个人的状态与上次完全是天差地别!可谓是,潜龙在渊,一飞冲天呐!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可怕啊。”

        “要么说您老眼尖呢,”哈日查盖嘿嘿一笑,接过话茬,“人家梨园一脉可是千年的法脉,底蕴深着呢,李哥又是梨园一脉的麒麟子,那可不就是潜龙嘛!”

        这就属于是捧了,在场的几人纷纷出言附和,属于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一时间气氛更是热闹。

        李承真不着痕迹地瞥了哈日查盖一眼,啧啧,这内蒙莽汉子,看上去五大三粗的,说话也是瓮声翁气儿,但实际上心思活泛着呢。

        看得懂形式,会做人,肯努力,也能放得下身段来,最重要的是有底线,真不愧是黄金家族的血脉。

        这种人,是妥妥聪明人,抛开手段不谈,他其实是最适合进公司发展的。

        李承真甚至觉得,把哈日查盖放在公司发展的二三十年,说不定混个大区的负责人都没什么问题。

        连这等的天之骄子都有如此剔透的心思,让他们这些命小福薄的普通人真是扼腕叹息。

        李承真想着,手上动作倒也没落下,端起酒杯:“列位都抬举我了,我要是谦虚的话,那就显得太做作了,不说别的了,大家都喝酒,来,我先干一个,各位随意。”

        在李承真的带头下,众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推杯换盏,几个已经有些喝高的家伙,已经开始勾肩搭背唱起了小曲儿。

        只有马仙洪还坐在角落愣在那里,盯着碗里的饭,神情呆滞。

        他大概还在思考,那根好料子该如何的做成法器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大效用,这孩子在这方面格外的认真,他从小做起这些活儿就废寝忘食,他在这方面也有天赋。

        他能看得到真正好东西里面有的那一道光,所以他在从小对待任何一道工序的上面,不看到那道光就不撒手!

        这种纯粹到无可附加的坚持,才是他真正能将神机百炼这门技术发挥到极致的原因!

        说到底,八奇技再强,也不过是术,终究是要被人使用的,有时候强的不是技术,而是人。

        …………

        众人一直喝到很晚,才摇摇晃晃的往回走,院子里只剩下了李承真和还在思考的马仙洪。

        几个如花正在收拾桌子,李承真拍了拍有些晕乎的脑袋,想到之后还要说正事儿,还是运炁,把一部分的酒精排了出来。

        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深呼吸,吐了几口气,脑袋总算松快了些。

        “老马?”李承真拉了个板凳,坐到了马仙洪对面,“先缓缓脑袋,我这边也不着急,你按着你的节奏慢慢来呗。”

        “你说的轻巧啊,”马仙洪苦笑两声,叹了口气,“你把这好料子带到我面前,还带给我这么多灵感,这东西要是不做出来,我连觉都睡不着!”

        “心念太重会伤身的,这事儿你先放放,我这儿倒有些事情得跟你说道说道,”李承真摇了摇头,看向了马仙洪。

        “怎么了?”马仙洪扭过来头,也看向李承真,问道。

        “老马,你知道……人口红线吗?”李承真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人口红线?”马仙洪有些不解。

        “恩,”李承真点了点头,解释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异于常人的人,尽管咱们这样的人在整个国家的大体量下显得沧海一栗,但异人人口如果不断大肆增加,原本松散的异人们的种族凝聚意识就会越来越强,普通人大面积察觉异人存在的风险也会越来越高。当异人人口与世界人口的比例超过了一定数量时,就会突破社会的承压阈值,而数量占绝大部分的普通人是很难容忍异人存在的,世界就会因此发生暴乱。”

        “而这个数字,就是人口红线!”李承真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通过世界各国联合统计研究出来的数据,这个比例大概是五万分之一,历史上不乏有超过的这个数据的,商周的逐鹿之战,光武年间的灭佛,中世纪的猎杀女巫都由此而生。”

        “当然也有一些异人想要改变这一情况,走上台前来领导国家,比如那位千古无二的项王,又或者太平道人张角,当然成功的也有,比如说那位大儒先贤董仲舒,汉光武帝刘秀,又或者是国外天主教的历任教皇,但他们其实都无法改变最根本的情况。”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是无法成为异人的,他们或许要花几十年,甚至一生都无法感受到自身存在的炁,”李承真摇了摇头,“这天然的就划分出了一个阶级,实际上客观平等本就是不存在的,这也导致根本矛盾是不可能消除的,所以世界各国作出了相同的选择,那就是求稳,老马,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我这修身炉,会引起全世界的大暴乱!?”马仙洪眉头紧皱,瞳孔微缩,有些不敢置信。

        “只是有可能,但如果不加节制的话,这个几率会很大,”李承真叹了口气,“老马,你应该知道公司吧。”

        “哪都通嘛,我当然知道。”马仙洪点了点头。

        “公司是半个国企,他们的行事标准就是维持国家秩序,也就是维稳,哪怕恶劣如全性,在公司的眼中也和其他的门派没什么区别,都不过是异人团体,甚至全性在公司的眼中更有用一点,他们能增加异人的自然损耗率,维持整个国家的安定,否则以公司的能力想打击这些违法乱纪的全性,简单的很,”李承真直勾勾的盯着马仙洪,“所以老马,假如公司发现了一只修身炉的真正功效,换做是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李承真拍了拍马仙洪的肩膀,也不打算再往下说了,叹了口气,扭头进屋休息去了。

        这还能说什么,原来的结局他早就知道了,公司派来的临时工围殴老马。

        而他的好叔叔张楚岚,到时候还得给她上演一出楚岚哭马的好戏,一边哭着喊老马~老马啊,一边哐哐哐,一锤锤的砸烂了他的修身炉。

        一点没手软。

        也不知道他这一次的决定究竟会给这世界带来怎么样的变化?

        咔嚓,房门关上。

        外面月明星稀,冷风渐起。

        只剩下了还坐在原地的马村长,一滴冷汗从额头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