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陆家宝贝疙瘩

第五十三章 陆家宝贝疙瘩

        把这些游离的信仰吸收之后,李承真也不敢去动那些比较纯粹的信仰,收起法宝,扭头准备先回家瞅一眼,就听得身后有人喊他。

        “这位居士?还请留步。”

        李承真一愣,回头看去,却是一个粉毛小丫头,一身道袍,扎着道簪,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最显眼的便是脸上的两抹腮红,端得可爱。

        更重要的是,这小姑娘双眼有精光,太阳穴微鼓,神完气足,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异人!

        “这位小坤道,不知唤我作甚?”李承真笑了笑,拱了拱手,只觉得这小姑娘有些眼熟。

        “倒是我唐突,惊扰了居士,”那小坤道也拱了拱手,“不过我见居士方才站在大帝牌位面前,真炁涌动,内炁生发,也是心生好奇,实在是没忍住,故有此问。”

        “哈哈哈,”李承真不禁哑然失笑,摆了摆手,“我当什么呢?我啊,不过是和大帝他老人家借点香火,行走人间时也好多替他老人家排些忧,解些难,积些功德,倒是你这小坤道,这点好奇心都收不住,修行时如何面对那些神通外道?”

        “嘿嘿!”那小坤道吐了吐舌头,挠了挠头,又反驳道,“居士这话我是不认可的,我们修行求的是世界的道理,是一个真,而好奇心才是推动人去求知的源动力,既然求道之人果决,敢想敢做,那我疑虑自然是立马问出口,不教自己心里有郁结。”

        “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有意思,”李承真啧啧两声,又问道,“不知这位小坤道姓甚名谁,师承何方?”

        “我叫陆玲珑,来自吴郡陆氏,现正在京城上学,拜在全真龙门派下面作俗家弟子,修习丹功,”陆玲珑回道。

        “陆玲珑?”李承真挑了挑眉,重新打量了一眼这小姑娘。

        他之前倒真没把这小姑娘和原著里那个孩子王-陆玲珑联系起来,毕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有异人的缘故,发色奇怪的人多了去了,这姑娘也没那么显眼。

        只不过这小姑娘一直让他有一种近乎于诡异的熟悉感……

        “等等?”李承真一愣,“你说你一直在这京城上学?之前可是在hd区?”

        “呃……正是,”陆玲珑有些不解的点了点头,“你认识我。”

        “我倒是不确定,”李承真耸了耸肩,“不过我虚长你几岁,之前也是在hd区上学,而我在整个学习生涯中,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儿,就是一粉毛小姑娘,在学校路上和一只一人多高的大狗对峙了半个多小时,恶狠狠的,你汪一声,它汪一声,硬生生它他顶回去了,啧啧,眼瞅着家里大人就搁旁边站着,也不帮忙,这家教,不愧是一脉相传的硬骨头。”

        “呃……嘿嘿,”陆玲珑俏脸一红,颇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小时候淘嘛,太爷他这个人又认真,我当时都快吓哭了。”

        李承真刚想再打趣一句,一阵爽朗的笑声,已经从内室传来了。

        “哈哈哈哈,玲珑!你这丫头,又在外边传我什么坏话呢?”一位穿着西装,须发皆白,但依然能看出俊朗的老爷子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还跟着两位道长,一老一少。

        陆玲珑吐了吐舌头,也不说话,默默的退了几步,借着李承真挡住半个身子,腼腆的笑了笑。

        “哎呦,这位就是陆老爷子吧,小子久闻您老大名啊,今日总算有幸相见,”李承真倒先打起了招呼,拱了拱手,“梨园李家,李承真,见过陆老爷,还有宗信爷爷,兴扬道长,小子此行匆忙,倒是没给您几个打招呼,得给您赔个不是。”

        陆瑾老爷子一愣,先是看向了旁边的老道士。

        “哈哈哈!”谢宗信老观主也爽朗的笑了几声,“这不是小承真吗,嘿,前几日我才吩咐黄明儿把你找过来,想瞧瞧你,也没找到你人,今日你倒找上门儿了,老陆啊,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承真,四九城梨园出来的麒麟子,那嗓子真叫个好,人家爷爷也有名,当年的星宿仙儿,你总听过吧。”

        “嚯!原来是那位的孙子,我也是久闻大名,就说这孩子这么好的身架子,走的是倡优的路子啊,”陆老爷子又笑道,“这手段有意思,老爷子我也喜欢听个热闹,当年还想把玲珑送到红花仙儿那里学学,可惜人家说缘分没到,强求不得啊。”

        “倒是托词罢了,缘分什么的太飘渺,”李承真笑了笑,“不过我倒是猜想得到原因,就从我刚刚跟这丫头说的这两句话就能看出,孩子主意太正,性格太要强,一身刚正风骨,学起倡优手段来,什么神格压得住?”

        “哈哈哈哈!好小子,”陆瑾见有人夸他家玲珑,笑得愈发开心,“都道你们这些倡优看人的眼光最好,那你今儿倒给老头子我说说,你看我家的宝贝玲珑,怎么样?”

        “您老抬举了,”李承真拱了拱手,又扭头看了一眼陆玲珑,说道,“生的窈窕,又传了您家的家风,质有金玉之贵,性堪冰雪之洁,是个不矫情的好姑娘……只不过嘛。。”

        李承真顿了顿,又看了一眼陆瑾,有些犹豫。

        还是交浅言深的道理,哪怕知道这位陆老爷品性高洁,但有的话随便说出口确实不合适。

        “你这孩子怎么也学那些江湖上人卖关子的毛病?”陆老爷一撇嘴,“小子,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陆爷我绝不怪罪!”

        “那成,”李承真一乐,点了点头,“我方才说这是个好丫头,只不过,执念深重,心魔成灾,彭蹫造难,不利坤泰,若是长此以往,恐有祸端啊,倒像是一块沁了血的羊脂白玉,叫人喜欢,却也有过刚易折的风险。”

        “!”陆老爷子陡然一惊,“怨不得都说你们这些人眼光好,今日一见,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倒是叫老头子我长见识了,玲珑,怎么还不叫人,李家的哥哥这么夸赞你,你真这么金贵?”

        “嘿嘿嘿,知道了,太爷,”陆玲珑落落大方的应了下来,“李家哥哥我是认识的,您也说了,人家多抬举我呀,就您老一天到晚数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