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祭祖

第七十一章 祭祖

        李承真看着赵方旭,等待他的下文。

        赵方旭呷了一口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水,继续说到,“这次的仙缘事件,你是亲历者,事件的全程,小四都跟我描述过了,没想到暗堡的神格研究居然会导致如此后果,具体是福是祸呢,很难从某一方面界定,”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神格的研究产生了一个大突破,其战略重要性瞬间上升了好几个档次,所以,经过上级批准,决定单独设立一个隐藏部门,直属中央,拆分暗堡研究神格的职能,也负责对于倡优的管理。”

        “而这个部门的负责人,自然是由经历了仙缘,而且本身就对神阁有研究的你来负责最合适,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的资历太浅了,如果直接把你拔上去了,恐怕很多人都会颇有微词。”

        “所以经过商讨,最终折中出来一个办法,从倡优里面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来作为局长,并邀请同样在圈子里德高望重的,你的爷爷李鸿举来作为副会长,但因为你爷爷已经离世,所以由你来代替他执行这部分的职能。”

        “而且实际上,那位老前辈只会是个挂名,实际上的管理人还是你,所有的研究资料都将经由你手,交由上面,这与你的修行也息息相关,这下,你总没有理由拒绝了吧,呵呵呵。”

        赵方旭笑了笑,不动声色的点了他李承真一下。

        “您说笑了……我岂会那般的不知好歹。”李承真眼神微闪心里犯了些嘀咕。

        他大概明白了,这应该就算是除了禁制之外,给他上的另一层保险了。

        如果他刚才选择加入公司,说不定赵方旭根本就不会提出这档子的事儿了。

        不过这事儿对他倒也没什么坏处,他本身也要研究神格,对公司数量繁多的研究资料也有些眼热,而且还能通过公司得到很多平常接触不到的消息。

        他这个神格管理局的级别虽然赶不上公司,但远远要比公司自由的多,而且同样全了他六扇门中好修行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其实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拒绝的余地来。

        说白了,仙缘可以不为国家所有,但一定要在可控的范围内。

        ……

        “承真啊,你也别觉得是国家强迫了你,这事儿对谁都没有坏处,事实上,这次的条件真的非常宽松,”赵方旭摇了摇头,“因为这个部门是个隐藏的部门,并不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所以同样需要你成立一个公司,用来掩盖这个部门的存在,牵扯到这种的话,我建议你最好成立一家影视公司。”

        “当然了,我也就私下和你说说这些,具体怎么决定还是你来定,这家公司你盈亏自负,但部门每年都有国家下发的活动经费,这会是一笔相当不菲的经费,也算对你一定的补偿,另外,公司的绝大部分资料和情报网都会对你开放,你会正常的享有你所拥有的一切权利。”

        “哦,对了,你同时会获得出席旁听十佬会议的权利,可以发言,但无法表决,综上所述,这些就是最后的条件了,如果你接受,那么就在文件上签下名字,如果不接受,我们当然也不会强迫你,你可以选择和公司再度商讨,合理的提出你的条件。”

        “你看如何?”

        李承真微微一笑,没有犹豫,在赵方旭愈发浓郁的笑容中,在文件上认真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从这一刻开始,李承真正式进入国家系统。

        ………………

        十几天后,四九城。

        李承真做完早课,只觉得精神大好,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清明。

        李承真今天要去祭祖。

        他带上了祭品冥钞,香烛酒水,上了提前叫好的车,直奔bj远郊的一处小村子。

        这里是他李家的祖地,他家的祖坟也安置在这附近,他李家现在人员凋敝,李承真平日里也照顾不到这边,索性雇了一户人家,时常打理修缮,不至于看着太荒废。

        李承真从列祖列宗的陵墓开始,从上往下祭扫,奉香烧纸,并在碑上放一道高粱,这是他们的习俗,继承自何方也不可考,只知道祖祖辈辈都是这样做的。

        一直祭扫到爷爷李鸿举的墓前,李承真才顿了顿,矗立了良久。

        实际上爷爷刚走的时候,李承真并没有感到多少的伤感,甚至于很平静的操办了爷爷的葬礼,也能很平静的和四方来宾打招呼,人情往来。

        当时连李承真自己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些感情凉薄,连对他如此好,相处了如此之久的爷爷离世,都不能让他感到伤感吗?

        但一直到爷爷去世有一段时间之后,他某天下意识的去喊爷爷吃饭,然后矗立在门口,看到那双散落在地上他一直没有收拾的拖鞋。

        仿佛爷爷还坐在那张太师椅上,摇摇晃晃的,不时还要高声唱上一句:

        “听爷吩示:你眼睛不要眨,瞌睡不要啄,好生把轿子守倒!”

        那一声可真的伶俐,似乎洞穿了记忆,一直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等回过神来,李承真已经泪流满面,悲伤像是潮水一般涌来,各种昔日里的回忆都一起爆发。

        此刻又处在墓碑前,李承真慢慢的抹掉了眼角的那滴泪,放上瓜果酒水,开始根据爷爷的叮嘱,除开爷爷的三炷香,又根据冷暖册上的名字,一根一根的给那些爷爷们上香。

        做完这一切,李承真呆呆的看着那一堆燃烧殆尽的纸钱,没忍心踩灭他最后的火苗。

        一直看着它最后一缕青烟飘散,李承真才如梦初醒,收拾好了现场,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斯人已逝,生活还要继续。

        李承真下一步的规划早已做好,丹功这边只要每天自然睡觉,便有精进,并不需要他多么操心,那么他该继续操心的方面,还要落在神格上。

        神格管理局的事情他还没有着急接任,也需要尽快落实了。

        而且前几天亦哥还给他打电话,说找的那几个编辑,说剧本有了些眉目,就等让他过过目,然后决定是否立项。

        李承真坐在车上,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干劲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