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恐怖灵异 - 一人之下,五福临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天地人神

第八十章 天地人神

        “呵呵呵,”李承真在脸上轻轻一抹,脸谱散去,“怎么样?阿青,还打吗?你这四盘玩的挺可以啊,若不是叫我阴了一手,怕是还要纠缠上好一会儿。”

        诸葛青抿了抿嘴,一时间愣在了那里,脸色奇怪。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会输,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他也知道。

        他只是没想到,自己出世后的第一战,会输的这么干脆,这么彻底。

        ……

        “我输了,”诸葛青似乎有些恍惚。

        “害,别多想,我这是取巧了,用了些阴损的手段,”李承真摇了摇头,“能兼顾奇门的天,地,人,神四盘,这计算量,嚯,远的都不说,考一个上戏真是委屈你了。”

        诸葛青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感觉说什么都有些矫情。

        说自己不在乎吧,他还真挺在乎的,他是个要强的娃。

        但是自己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这种话,他又说不出口,只是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好久才蹦出了一句话:

        “承真哥……你能不能……和我,再打一场?”

        ……

        “恩?”李承真一愣,眼神有些奇怪,“阿青,咱们事先就说过了吧,只是练练,下手都留着一线呢,这种情况下,输赢都算不得标准,别伤了和气。”

        “这些我都知道,承真哥,”诸葛青抬起头,“不过我还是想再打一场。”

        “还有,承真哥,你也不用为我刚刚的失败找借口,我诸葛青还没有清高到接受不了这点失败的程度,”诸葛青顿了顿,“但这仅仅是我的失败,和武侯奇门无关,这天,地,人,神四盘,我哪个也没用到妙处,所以我想再打一场,可以吗?承真哥。”

        李承真一乐,这孩子的性格还真有些拧巴,这话里话外都让人听得出来,分明就是自己有些接受不了,就是抹不开面子来,偏偏要扯到奇门上。

        难免有些口嫌体正直的意思。

        不过有一点是真真切切的,李。

        这家伙对自家对武侯奇门的骄傲,可都是实打实的。

        ……

        不过李承真也不在意。

        人生在世嘛,谁还没些拧巴的时候。

        李承真笑了笑:“成,既然阿青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陪你再打一场。”

        “多谢。”诸葛青深吸了一口气。

        …………

        两人重新退开,摆好架势。

        脸谱覆盖,奇门展开!

        李承真也不磨叽,直接朝着诸葛青冲去,手上铁鞭凌厉,虎虎生风!

        巽字——风鉴!

        一道风墙挡在了李承真面前,挡住了他前进的去路。

        李承真看也不看,直接一鞭挥去,财炁翻腾之下,一力破万法!

        那堵风墙连片刻都没有阻拦,直接就被损去。

        不过转眼,李承真距离诸葛青只剩寸步之遥。

        下一刻,地动山摇!一道山石拔地而起,正好托起了诸葛青,远离了李承真,

        坤字——土河车!

        恩?李承真一愣,低头一看,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蓄满了水,倒映着李承真的模样。

        坎字——川流不停!

        李承真一皱眉,心道不妙,抽身欲退。

        但来不及了……

        诸葛青以炁为针,迅速的在自己的脾俞,足三里,膻中,涌泉,关元,气海,太溪,百会,肺俞,悬钟等益气穴位刺下,脸皮猛的抖了抖,浑身散发出了强烈的炁劲。

        手上炁息运转,狂风大作,李承真的脚上瞬间覆盖上了一层坚冰,一时间抽身不掉。

        天蓬——贪狼!

        李承真眼皮子跳了跳,我擦,这倒霉孩子,玩真的呀,连天盘的法术都上了,还因为炁量不够,强行刺激自己的炁窍。

        这倒霉孩子可太要强了!

        李承真的金铜浊炁总算洞穿了天蓬的坚冰,正要离开川流不息的位置,心里猛的一惊。

        震字——八方雷霆!

        风卷水,水连电,相长也!

        好小子!李承真眼神一闪!

        雷霆过后,满地疮痍,李承真的身上终于多了一丝痕迹。

        诸葛青精神一振,他之前在使用爆炎时没有伤到李承真分毫,那时他就猜想,李承真怕是还有什么躲灾之法,只得先消磨他的真炁。

        此番看来他的炁量也要见底了!

        诸葛青咬了咬牙,强行忍住自身经脉撕裂一样的疼痛,估摸着自己刺激炁窍后,剩下的炁也不算多了。

        直接从土河车上一跃而下,竟是打算直接贴身肉搏!

        他一个术士,他怎么敢!

        诸葛青的双手上先是覆盖上了一层如玉般温润的黑色的,然后又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炁,清冷肃杀!

        兑字——黑琉璃!

        八神力——白虎!

        八极——崩!

        诸葛青一拳朝着李承真挥去,李承真抬起铁鞭阻挡。

        不对!他的黑琉璃和白虎虽然厉害,但远不如之前的昆仑加六合防御力强,又怎么敢硬接他这一鞭?

        李承真一惊,下一刻,就看到诸葛亮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用尽了刺激炁窍得来的最后一部分真气。

        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个黑洞。

        八门——搬运!

        李承真和诸葛青的攻击同时没入黑洞中,下一刻,包裹着白虎炁劲的黑琉璃手,从李承真的正背后砸向了他的肩膀。

        而他的铁鞭,早不知被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千钧一发!

        这一刻,李承真避无可避!

        成功了!等等

        诸葛青注意到了一点,李承真的脸上不知何时,居然已经挂满了笑容。

        碰!一根纯黑色的龙头拐杖挡住了诸葛青的崩拳,虽然有些勉强,但还是完完整整的接下来了!

        拐杖之后,老寿星面具的笑脸格外慈祥。

        诸葛青一愣,脚步一个趔趄不稳,险些跌倒,这个机会,李承真向来把握的很好!

        五炁流转!

        等诸葛青稳住下盘之后,再一抬头,李承真的铁鞭已经架在了诸葛青的肩膀上

        似笑非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我彻底输了……”

        诸葛青腿一软,刺激炁窍的副作用显现,一刻都站不住,直接瘫倒到了地上。

        一旁的皮肤黝黑的大高个看见,蹬蹬蹬几步跑上前来,扶起来诸葛青,取出几根针和一个玻璃罐子。

        嘴上也不饶人,当即唠叨了起来:

        “瓜娃子,看着啷个机灵,咋个是一闷墩儿,干哈子这么刺激炁窍的噻!”